第二十章 帝陨

    能吃不是错,但要是非常能吃,就是你的不对了!

    尤其是在这种随时都会饿死人的世道,米饭的价值之大,远远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关于自己‘饭桶’这个词,虞七难得没有反驳,李老伯要吃十天的口粮,却也不过是自己的一顿饭的量。

    虞七眸子里闪烁出一抹神光,抬起头看向远方,然后低下头看着那饭桶。

    他其实可以控制食量的,只不过洗毛伐髓消耗的有点大!

    “村子外可有什么动静?”虞七不着痕迹的端起大锅,一双眼睛看向远方,眸子里露出一抹细微的电光。

    “村子外已经被封锁了!”李老伯面色严肃:“自从前些日子,村中无故起了大雾,便有铁骑冲入村中,似乎在搜寻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虞七眉头一皱,之前洗髓伐毛祖龙合体,诞生异象乃是不可避免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外面全都是杀气腾腾的铁骑,翼洲侯侯府大军已经将整个村子所有出去、进来的要道设了关卡!”李老伯眉头皱起:“可惜了城外的那些人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虞七闻言说不出话,正要转移话题,忽然只听一阵急促敲门声响,伴随着一道高昂的声音:“开门!翼洲侯府办事,快快开门!”

    李老伯身躯一抖,屋子内气氛刹那间凝重了下来,李老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虞七。虽然没有任何说明,但想想虞七如今的变化之大,但李老伯心中却莫名升起一股直觉,这群人绝对是冲着虞七来的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虞七站起身,看向了后院被掩埋起来毫无破绽的大缸、平地,尤其是经过雨水冲刷,再无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“老伯在这里等我,我去开门!”虞七不紧不慢的向屋门处走去。

    “慢着,我来!”李老伯猛地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不必,交给我应付就是!老伯不必惊慌,没有什么破绽!”虞七一边走着,一边整理宽大袖子:“来了!”

    吱呀~

    一声响,虞七露出两个大酒窝,脑袋钻出来,瞧着门外五个铁骑,甜甜一笑:“原来是官差大爷!”

    说着话将大门敞开:“官爷请进!”

    他之前只是远远的看到过翼洲侯府铁骑,但近距离观看,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一袭黑色的玄甲,将身上包裹的密不透风,甚至于头部也被黑甲笼罩,唯有一双眼睛露出,透露着一股难以言述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大门被撑开,甲士冲入院子,搜寻一圈后,方才转身看向门外:“先生,你可以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袭脚步声响,身披蓑衣的地师,手中端着罗盘,缓缓自门外走来,整个人都被黑纱罩住,看不清其容貌。

    罗盘一圈圈的转动,天干地支自动循环,那地师绕着庭院内走了一圈,方才面无表情的走出去:“没有,去下一家!”

    黑甲武士撤出院子,虞七站在门前,瞧着街上穿梭的黑甲武士,此时整个村子都被封锁,不见半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究竟惹了什么麻烦?”待瞧见黑甲武士走远,李老伯方才关上大门,将虞七拉入屋子里,压低了嗓子面色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说!”虞七面色郑重的看着李老伯:“老伯若是信我,就莫要问了!”

    李老伯一双略带浑浊眸子,此时死死盯着虞七黑白分明的眼睛,过了一会才道:“人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,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,这该死的世道逼着人作恶。但你必须要记住,虞家就剩下你一根独苗苗了,你一定不能出现半点意外。”

    虞七郑重的点了点头,然后看向李老伯:“你放心,一切很快就会过去,到时候有一另外一重天地。”

    “残缺变!”虞七心头一动,面容变、血肉变自己已经修成,接下来便是高矮、残缺。

    理论上来说,高矮变与残缺变异曲同工,能练成高矮变,拔高自己的身躯,那残缺自然也可以随之变动。

    “我想一个人先静静!老伯这段时间莫要打扰我,待我修行在进入另外一重天地,到时候天下之大皆可去得!”虞七看着李老伯,眸子里满是慎重。

    “我晓得!”李老伯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虞七笑了笑,然后走向柴房,开始了闭关修行。

    乌柳村东头

    乌柳树下

    一辆华贵的马车停在乌柳树下。

    “这株乌柳书有了些火候,再过些年月,已经可以封神了!”朱供奉背负双手,看着数丈高的乌柳数,眸子里露出一抹神光。

    “可惜,佛、道已经远走域外,这株柳树虽然有了道行,但却无人点化,难得正果!”王供奉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十三日前,大雾笼罩整个乌柳村,我等在山中翻了个遍,也不曾找到祖龙的影子。那地师怀疑祖龙进入了乌柳村,现在大军已经封锁了整个村落,却不知那地师是何来历,靠不靠谱!”李供奉抚摸着自家胡须。

    “那附近的山头已经翻了个遍,而恰巧村中又起了大雾,雾气前所未有的浓重,绝非寻常修士做法而为。地师所言,诸位供奉不必怀疑,此人乃寻龙世家之人,祖上曾经帮本朝定过龙脉。”马车内响起大小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黄家?莫非是黄彘?”朱供奉似乎想起了什么,眸子里露出一抹悚然。

    “朱大师好眼力!”大小姐在车里赞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他!怪不得大小姐对其如此信心!此人不是已经隐遁多年了吗?大小姐能将他请来,可真是厉害!想不到,祖龙已经惊动了寻龙世家。”王供奉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呵,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我父王应允他,只要能找到真龙,便赐他一座洞天福地,相助其合道长生!”大小姐笑了笑,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三位供奉闻言俱都是面色恍然,露出一抹羡慕之光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怕那祖龙跑了,就怕祖龙已经认主了!”朱供奉忽然道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是祖龙,天下未曾大定之前,祖龙岂会择主?”李供奉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只要祖龙没有认主,咱们侯府便还有机会。祖龙出现在翼洲大地,我翼洲占足了先机,诸子百家谁能抗衡我翼洲侯府!”王供奉摇了摇头,信心十足的道。

    “可乌柳村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足足有万户,想要找寻出来何其之难!”朱供奉苦笑。

    “如今正是春耕农忙,在封锁下去,耽搁了翼洲的收成,反而不美!”朱供奉摇头晃脑。

    此言落下,众人不语。

    “三日!”马车内传来一道珍珠落玉盘的声响:“三日后不论如何,皆要解除封锁。日后密切关注乌柳村的一切动静,随时回报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洗毛伐髓!”虞七一个人盘坐在柴房内:“想不到,龙珠居然有如此妙用。根据祖龙传下来的记忆,天宫中的那位天帝早就因为证道失败而身陨,真灵已经投胎下界,帝陨异象被其以一种妙法压制了下来。得祖龙,乃是证就天帝,建立天庭的必须之物。”

    当年天帝与祖龙,亦不过是共生关系,可从未有人能够炼化龙珠,彻底将祖龙掌握住的。

    当年天帝欲要证就无极大道,结果证道失败遭受反噬,那祖龙亦随之涅槃,潜伏在郦江之中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天帝转世之身,如今也该成长起来了。那日祖龙感受到了天帝气机,所以才从修行状态中醒来,欲要寻找自家的伙伴。

    可是谁曾想到,祖龙竟然被斩仙飞刀的气机吸引,然后一口被虞七吞了龙珠。

    祖龙急的哇哇大叫,但却没得办法,离开龙珠的祖龙也会身陨,于是逼不得已,只能成全了虞七,与其合体认主。

    造化!

    天大的造化!

    一个洗髓伐毛,至少省去虞七八年至十年之苦功。

    眸子里露出一抹凝重,虞七看向柴房外:“若能练成高矮变、残缺变,对我来说必然是另外一重天地,许多事情皆可以趁机谋划了。”

    虞七眸子里闪烁出一抹电光,然后闭上眼睛,内视自家血脉,铺天盖地的符文在运转,按照某种玄妙规律转动,似乎是冥冥中运转的天道一般。

    虞七笑了笑,洗髓伐毛已经完毕,锻骨一步到位,根本法已经炼成,根基已经筑下,接下来便是神通术的修炼了,难道还不简单吗?

    虞七端坐在柴房内,手中掐了妙诀,气机与清脆的葫芦藤感应,伴随着其呼吸,口鼻间一道白色气机吸入,自斩仙飞刀没入其口鼻间。

    三日时光不过匆匆即逝。

    村头

    乌柳树前

    地师黄彘面色凝重的自村子里最后一家走出,转身看向烟雾逐渐消散的乌柳村:“麻烦大了!祖龙竟然不在乌柳村!”

    找不到祖龙,接下来便是天下群雄、诸子百家之人闻风而动,日后翼洲大地休想安生。

    一旦翼洲侯府生乱,各方牛鬼蛇神趁机涌入,到时候就麻烦了。说不定什么时候祖龙就认主了!

    “天宫方面,有消息传来吗?天帝当真不见了踪迹吗?”黄彘看向一边铁甲侍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