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洗毛伐髓

    “封山!去寻侯爷,在调两万兵马!祖龙出世非同小可,决不可走漏任何线索!所有来到此地的人,皆要葬送在这座山中!”朱供奉面色冷酷,声音里满是杀机。

    草庐内

    虞七吃过饭,静静的端坐在门槛上,瞧着房檐上不断滴落的水珠,眸子里露出一抹思索。

    脊椎处酥麻难耐,一股道不尽的酥养,伴随着道道电流,在其体内不断流淌。

    筋骨皮肉在这股电流的力量下,不断发生某种微弱的改变,造血细胞、骨髓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飞速蜕变,周身骨骼发生了某种玄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第一日

    虞七发现自家牙齿开始蜕化,奶牙不知何时竟然收缩而回,一夜修持之后,满口再无任何牙齿,整个人的肌肤上布满了粘稠的黑色污垢,散发着一股狐臭般的味道,问了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“呕~”

    “呕~”

    前一声是虞七的,后一声是李老伯的。

    “虞七,你是不是昨晚掉粪坑了,呕……”李老伯捂住鼻子,飞速的向草庐外跑去。

    虞七捏住鼻子,不断的拿起缸中冷水,浇在身躯上,使劲的搓着。

    屋子里都是难闻的臭味。

    第二日

    早起之时虞七腹中雷鸣声响,身上所有毛发、眼眉、青丝尽数脱落,化作了一个光秃秃没毛的怪物。

    这一次骨子里的酥养更加严重,叫人恨不能将整个身躯刨开,将里面的骨头寸寸砸碎。

    不单单是脊椎,此时其全身所有骨骼,俱都在这股酥麻之中不断抽动,就像是被无数只蚂蚁爬过脚心一般。

    第三日

    其身上指甲尽数脱落,骨骼中酥麻强烈了数倍,周身筋骨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变得坚韧。

    此时虞七并不慌张,不断行天罡变口诀,配合祖龙带来的力量,进行洗毛伐髓。

    第四日

    第一缕天边紫气升腾,虞七鼻孔处一道道黝黑的血液流淌而出,瞬间打湿了其衣衫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!”李大伯毛骨悚然,瞧着就像是怪物般的虞七,眸子里满是骇然。

    “莫要惊扰我,为我备好米饭!”

    虞七摇了摇头,抚摸着鼻孔处黑色血液,然后寻了一个木桶,将自己泡在其中,天罡变妙诀转动,接着铺天盖地的根本之气流淌,不断涌入虞七的骨骼之中,化作了一道道玄妙符文,不断向骨骼内渗透而去。

    见虞七将自己泡在木桶中,李大伯眸子里露出一抹担忧,他并不是傻子,知晓如今虞七身上肯定发生了某种异变。

    “我去寻大夫!”李大伯急的直跺脚,然后向大缸走去,欲要将大缸下藏起来的银钱挖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!不必!我没事!我如今身体发生某种异变,见不得人,李大叔还需替我保密!”虞七睁开眼,阻止了李大伯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这般……”李大伯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我无碍,莫要为我担忧!”虞七摇摇头:“大伯且退出去,七日后我便能恢复原样。你若想帮我,就退出柴房,莫要叫人惊扰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我这便退出去!我这便退出去!”看着虞七鼻孔喷涌如柱的黑血,李大伯二话不说,连忙退出了柴房。

    虞七屈指一弹,斩仙飞刀落地生根,刹那间化作了一根葫芦藤,然后一点点白光聚散,向虞七口鼻中来。

    第五日

    一层层死皮不断脱落,虞七手掌在身上一撮,整张人皮被径直拽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层又一层,虞七就像是破茧的蚕蛹,不断撕扯着身上死皮。

    第六日

    其三魂七魄中,一道龙形纠缠,三魂七魄聚合一体,那龙形能量自根本之气内迸射,冲入了其命魂中,与命魂融为一体,其三魂七魄飞速聚合,化作了一道朦胧的形体。

    第七日

    龙珠分崩离析,在根本之气内瓦解,化作了一团气流,彻底与根本之气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第八日

    一层黑色的细密鳞片自其周身肌肤渗透而出,额头上两道龙角钻破,化作了巴掌长的龙角,其上有电光流转。双手化作了龙爪,双脚化作了龙爪,细黑的鳞片内,一道道电光流淌,不断迸射。伴随着其道道呼吸,草庐内风云汇聚,整个乌柳村卷起了大雾。

    十步之外,看不清人影。

    第九日

    异变停止,虞七此时陷入了一种玄妙状态,筋骨内无数符文密密麻麻,就像是纳米分子般,充斥着每一寸骨骼,每一寸细胞,渗透入全身每一寸肌肤。

    第十日

    周身所有骨骼尽数坍塌,然后嘎嘣声响,骨骼寸寸断裂,化作了一道齑粉,然后又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汇聚。

    骨髓化作了玉石般的颜色,隐匿在白骨中,化作了一团液体流淌的符文。

    第十一日

    龙角蜕化,龙爪消失,身上鳞片收敛,肌肤细腻没有丝毫毛孔,比之那细腻的玉石,还要更甚三分。

    第十二日

    口中牙齿衍生,四十颗细小的牙齿,在其口腔中钻出。

    牙齿细小,洁白如玉,犹若是一颗颗完美无瑕的玉石。牙齿虽然细小,但却并不显得怪异,反而显得格外整齐,叫人看了赏心悦目。双手指甲重新长出,没有丝毫的疤痕。

    第十三日

    头顶长出无数乌黑浓密的头发,然后虞七猛然睁开眼,双眸内流淌出无数符文,缓缓自水桶中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洗毛伐髓!

    他能听到,门外李大叔脚步不安的来回走动,略带紊乱的气机说明了主人此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洗毛伐髓,距离天罡变第一重大成的根本法,只差了一线之隔!”虞七双眸内露出一抹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祖龙的力量吗?祖龙本是物质界的力量,但是一旦与人合体,便会化作法界不灭之物,物质界的肉身将会滋润宿主,成为了宿主的造化!”虞七看着自家完美无瑕的肌肤,其上没有丝毫毛孔,不漏半点气机,就算女人看了,也会嫉妒的眼睛发红。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!不可思议!”虞七眸子里露出一抹诧异,缓缓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脱胎换骨!

    他能察觉到,自家脊椎竟然化作了三十六节,每一节脊椎内,骨髓犹若铅汞般,在缓缓的流淌。

    不可思议!

    不可思议!

    甚至于,他能察觉到,自家脊椎末端的尾骨处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孕育。

    “化龙!”虞七眸子里露出一抹精光,伸出细腻白嫩的手掌,缓缓自水桶中走出:“李大叔,替我换一桶水来,我要洗洗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醒了!没事吧!”李大叔在门外喜得不能自己,连忙呼唤一声,道不尽的喜悦在其中宣泄而出。

    吱呀~

    大门推开,李大叔闯了进来,眸子精光灼灼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虞七还是那个虞七,只是却多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意味,好像是长高了一截,整个人多了一股莫名气质。

    整个人似乎是散发着一种魔力,叫人忍不住为之亲近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没事吧!你可担心死我了!错非能听到你的呼吸,只怕我已经忍不住冲进去了!”说到这里,李大伯猛然捂住鼻子,瞧着那黑色粘稠的水桶,不由得又是一阵干呕:“好臭啊!”

    虞七闻言苦笑,然后看着自家光溜溜的身子,苦笑道:“李大叔,还不速速为我打来清水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着!”李大伯面带欢喜,转身走出门外,不多时一桶清水打入屋子。

    清洗完毕,虞七手掌一提,整桶污水被其端起,略做沉思后才道:“却是不能泼入大街,洗髓伐毛的特征,怕瞒不过有心人。”

    虞七心头念动,拿起铁锹在后院挖了一个大坑,然后将水桶连带着那黑臭粘稠的污垢,尽数埋了下去。

    处理好一切,虞七方才整理好身上宽大衣衫,瞧着郎朗晴日,看向了面色复杂的李老伯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李老伯看着虞七,眸子里露出一抹凝重。

    “我跟人学了一点本事,洗毛伐髓呢!”虞七淡然一笑,然后下一刻腹中雷鸣翻滚,对着李老伯道:“米饭可曾准备好,要饿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洗毛伐髓?”李大叔一双眼睛看着虞七,过了一会才点点头:“确实有些不一样了!你虽然还是你,但却给我另外一种感觉。米饭我已经准备好,你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虞七腹中雷鸣滚动,瞧着锅中骨头,再看看李大伯,下意识道:“不会是那个肉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小子居然怀疑我给你吃人肉!”李老伯闻言顿时满脸黑线,抬起手来便要打过去。

    虞七闻言赶紧躲避,端起整个大锅,返回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大快朵颐之后,虞七整整吃了一桶饭,方才心满意足的看着李老伯:“老伯,好手艺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真的成饭桶了!我吃十顿,也顶不上你一顿!”李老伯黑着脸,眼见着虞七吃了一锅饭,苦笑着道:“你姐夫当初果然是没有叫错你的外号:饭桶一词实至名归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虞七默然无语,看着空荡荡的大锅,竟然无法反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