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祖龙

    呜嗷~

    只见那真龙咆哮,在大广道人不敢置信,崇丘公子骇然的眼神中,居然径直向高台上的周府小姐飞了去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绝不可能!”大广道人的声音里满是悚然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轰~”

    虚空震动,那真龙居然一头向周府小姐头顶百会穴扎去,然后龙头扎入其中,使劲的向其体内钻去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贱婢,竟然妄想染指我妖族无上真龙,简直罪该万死!”崇丘公子见此一幕,猛然纵身而起,向高台上的周府小姐杀去。

    “大胆,有我在此,岂容你放肆!”武德猛然纵身而起,挡在了周家小姐身前,与崇丘公子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简直是混账!”大广道人站起身,不顾身前血淋淋的伤口,而是转头看向虚空:“真龙认主开始,由物质向法界转变,乃是最为脆弱之时,一身神通伟力尽数化作虚无。师兄,你还不出手吗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师弟莫急!莫急!三教筹谋千年,岂容失败?”一道朦胧的身影,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青山外,静静的俯视着整个郦水,然后缓缓自袖子里掏出一卷明晃晃的卷轴,随手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奉太上原始赦命,斩龙!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,天外云边一道声响,雨幕为之收敛,一道金黄色法旨自天外而来,刹那间化作一把大刀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根本不待众人反映过来,那大刀已经穿过了真龙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成了!没有人能逆改我三教定下的大势!”大广道人见此一幕,松了一口气:“真龙若在巅峰时期,圣人法旨也奈何不得他,但是如今真龙认主,一身神通道法尽数被禁锢,施展不得分毫,只能乖乖做刀下亡魂。”

    “呜嗷~”

    只听得一道凄厉惨叫,金黄色血液喷洒,龙头与身躯刹那间分开。

    此时十里外,紫薇脚踏罡斗,眸子里露出一抹郑重:“以紫薇赦命,莽雀吞龙,太上原始赦令,法天象地,急急如令律。”

    然后猛然一张口,只见虚无中一股吸扯之力凭空涌起,那整个龙身飞起,竟然被紫薇一口吞入腹中,然后顾不得祭台,整个人立即转身拔腿便跑。

    “混账!尓敢分食真龙,简直罪该万死!简直罪该万死!”崇丘须发张扬,眸子里杀机迸射。

    “大胆,谁人胆敢觊觎我翼洲侯府的真龙,敢坏我翼洲侯府的大事!”此时铁骑之中,有五道人影跨马而出,向远处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,虽然失去了龙头,但却无碍,足够了!”大广道人表情恢复了平静,转头看向虞七,不由得苦笑:“反噬啊!我就知道,借命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真龙怎么分成两段?”虞七看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真龙一旦认主,便不死不灭,只要有朝一日二人成亲,真龙自然会合为一体!”大广道人慢慢走出庙宇:“回去后,我便请西伯侯前往翼洲侯府提亲。双方分则两害,合则两利,此事由不得翼洲侯府不答应。只要能够联姻,真龙自然可以融为一体。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,大广道人一步迈出,拖着沉重的身躯走出破庙:“那崇丘与翼洲侯府的人已经追了上去,老道我还要相助紫薇一臂之力,你小子好生在破庙中呆着吧。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,大广道人已经消失在了道观内,留下杨三阳呆呆的看着那乱成一团的河畔,愕然失神。

    “真龙!联姻!”虞七脑海中一道电光划过,叫周府大小姐嫁给紫薇那狗眼看人低的家伙?

    简直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!

    想想周府小姐那精致的面容,温婉的性子,还有善良之心。在对比紫薇那高高在上指夷使气的眼神,虞七便觉得一阵腻味。

    可惜,他身为局外人,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命啊!”虞七叹了一口气,眸子里露出一抹感慨,家世带来的各种影响,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崇丘公子奈何不得武德,不再纠缠,向着那紫薇逃离的方向追了去。

    然后周家小姐被人搀扶上马车,与周家铁骑一道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转瞬间,丽水河畔空荡了下来,留下虞七呆呆的坐在道观台阶前,一双眼睛看着远方,一想到周家小姐那般如花似玉的人儿,要嫁给紫薇那般的狗屎,他就心中一阵膈应。

    可惜,不管周家小姐要嫁给谁,绝不是他一个穷小子能惦记的!

    此时虞七一阵心烦意乱,将那葫芦藤插在地上,然后抬起头看向远方,眸子里露出一抹失落,也不再修炼,而是躺在葫芦藤下,静静的看着烟雨蒙蒙的群山,听着山间鸟雀鸣叫,竟然不知不觉间睡去。

    丽水河畔

    风平浪静,再无涟漪,可是却依旧没有人敢来此地窥视。

    哗啦~

    河水中泛起一道浪花,却见一云雾缭绕的影子自河水中钻出,那影子不过筷子粗细、长短,在河水中警惕的扫视了一眼周边,然后看向破庙方向,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般,猛然纵身而起,刹那间方圆百里风雨大作,电闪雷鸣不断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暴雨又开始倾泻而下,远方正在追逐的大广道人脚步猛然顿住,猛然回过身看向丽水河畔,不敢置信的失声惊呼:“祖龙!”

    二话不说,转身便向丽水河畔奔去,就连天命之子紫薇的生死,都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祖龙!!!不可能的!”群山之间,那手持法旨的人影一声惊呼,猛然疾步迈出,顾不得风度,飞速的向丽水河畔奔来。

    翼洲侯府的车队

    “停车!”忽然间那三位道人猛然呼喝,然后齐齐转身向丽水河畔赶去:“调头!快快调头!”

    “祖龙!!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莫非天帝驾崩了!”

    此时群山间一道道呼喝响起,却见那藏匿在暗处的诸子百家之人,纷纷向郦水河畔赶去。

    疾风骤雨,敲打着葫芦叶子,那翠绿色的葫芦叶子散发出一道神光,将所有风雨皆挡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虞七不管外界风雨,只是睡得天昏地暗,迷迷糊糊中只听外界风雷大作,却也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“嗖~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云雾缭绕,筷子粗细的黑影浮现,出现在了破庙之前。

    只见那团云雾内露出一双晶莹的眼睛,死死盯着那翠绿色的葫芦藤,以及盯着那翠绿色的葫芦,嘴角一滴涎水流了下来,然后二话不说便直接向翠绿色的葫芦扑去。

    “砰~”葫芦上一道凌厉之光微微闪烁,刹那间劈散了云雾,露出一条筷子粗细,周身细密黑色鳞片,鳞片间电闪雷鸣流淌的声音。

    龙!

    那是一条龙!

    筷子粗细的龙!

    鹿角,龙须、鸡爪、鱼鳞、鱼尾,蛇身躯!

    在身躯下,长着四个爪子,爪子上有九节,生出五爪。

    一条真真正正的龙!

    细密的鳞片上电光闪烁,此时被那斩仙飞刀上的宝光劈飞,坠落在虞七的身上,一双眸子满是委屈的看着那葫芦,然后散发出一声满是哀怨的细微龙鸣。

    虞七不知外界变化,此时口鼻间呼吸,与那葫芦感应,一道道凌厉的气机没入其口鼻之间。

    那祖龙一双眼睛闪烁出智慧火光,抬起头看看那葫芦,又看看气机交感的虞七,然后身子一窜,跑到了虞七的口鼻间,伸出舌头去添那白光。

    湿漉漉的舌头舔在了虞七的口鼻上,清香的龙涎在口鼻间荡漾,此时虞七若在察觉不出异常,也就白修炼了。

    正常人晚上睡觉被窝里多了一个莫名生物都会吓得半死,虞七虽是修行之人,却也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猛然翻身坐起,那趴在其口鼻间的祖龙也是吓了一个激灵,瞬间窜了出去,悬浮在半空惊魂不定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龙?”虞七坐起身,看到了那悬浮在半空筷子粗细的龙,有些不敢置信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使劲的揉了揉,那条龙依旧存在,自己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不过,这条龙也太小了吧!与那叱咤洛水,卷起滔天巨浪的真龙比起来,简直就是一个弟中弟。

    “真龙?真的假的?”虞七心中惊觉,身躯动也不敢动,生怕将那真龙给吓跑了。

    “吟~”

    一道细微满含委屈的龙吟声响,那祖龙大眼睛眨巴着看向虞七。

    “来!”虞七试探着伸出手,慢慢向真龙抓去。

    就算这条龙在小,那也是一条龙啊!

    没看到外面为了一条龙打的头破血流吗?

    “嗖~”虞七手掌不等靠近,那真龙嗖的一声,化作流光消失在了群山之间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~”瞧着那消失的真龙,虞七眸子里露出一抹遗憾。

    真龙啊!

    这可是一条活着的真龙!

    手掌一招,斩仙飞刀落下,化作了一个葫芦,被其拿在手中:“下次,真龙在敢出现,我也不要活的了,若能用斩仙飞刀将其宰了,也必然是大补之物。”

    虞七心中一股悔恨升起,早知道如此,之前便直接催动斩仙飞刀了,抓活的哪里有那般容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