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惊瑞之夜

    周府的大小姐!

    此时在丫鬟珠儿的搀扶下,缓缓下了马车,然后脚步迈出向祭台走去。

    只一眼虞七便认出了那女子,即便是像隔着十里的距离,但是第一眼,他便通过形体,认出了女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对于那次上吊,他至今仍旧是印象深刻。周家小姐的救命之恩,还有那一碗十年来的第一口红烧肉,只怕自己这辈子也忘不了。

    隔得太远,虞七只能看个大概,那周家小姐上了祭台,便是在祭台上脚踏罡步,不断运转神通祭拜。

    “周府也想染指那真龙之气吗?”虞七眸子里露出一抹思索。

    铁马金戈,整个方圆二十里内一道道马蹄声响,虞七缓缓收回目光,坐在山巅的青石上,不紧不慢的晃荡着双腿:“不管外面如何,和我是半点关系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一步跳下高台,虞七将斩仙飞刀的葫芦种在地上,刹那间葫芦藤蔓伸展,高两米的翠绿葫芦藤,就像是一个艺术品。

    虞七默默运功,开始淬炼骨髓,锻炼周身皮膜,忍受那千刀万剐之苦。

    吃尽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!

    尤其是那紫薇眼中的鄙夷,来自于人上人的俯视,更叫其心头一股道不尽的压抑在翻腾。

    他甘心做被人俯视的蝼蚁、贱民吗?

    “只要我修成神通变,不说是后几重,就算能练成两重,化作烟雨迷雾,也能安身立命!”虞七盘坐在葫芦藤下,一道念头在心里闪烁:“紫薇与大广道人借我命格,也不知这葫芦藤能不能镇压气数!斩仙飞刀虽然还在成长,但本质上来说,乃是先天灵宝。”

    铁骑出动,方圆百里风声鹤唳,百姓不敢随意出门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藏在这里倒是行,但我吃什么呀?那口锅还在江边呢!”虞七心头划过一道念头,然后莫名其妙又想到了吴三、癞六那一群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虞七摇了摇头:“只怕二人已经有了戒备,我现在第一重变化,只练成了面容变与胖瘦变,高矮与残缺变尚未炼成,一旦被人对上号,想要脱身都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虞七可是知道,那一伙人绝非善茬,否则岂能在乌柳村横行霸道十几年?

    “如今已经是六月,吃一些草根枝叶,倒可以应付一段时日!”虞七拿着包裹里的银两,眸子里露出一抹思索:“不过,惊瑞之期还有三日,总不能在山上饿三日肚子吧。”

    下山

    虞七纵身一跃,葫芦藤变小,化作了一巴掌大小的葫芦,被其拿在手中,然后一路上向乌柳村而去。

    乌柳村中,气氛依旧,似乎不曾受到那铁骑的影响。癞六等混混,依旧在附近巡视,追查拿胆敢盗到太上皇头上的狗胆包天之辈,若不能将对方找出来,吴三与癞六如何立足于乌柳村?

    虞七一袭宽大衣袍,样子不伦不类,再加上耳聪目明,提前避开,倒也不曾惹得众人注意。

    变容变化,手中掐了法诀,化作一大饼脸,五短身材的憨胖孩童,然后拿着一锭银子来到了肉汤前,看着五十多岁的掌柜,手中银子扣在砧板上:“老板,所有的肉,都要了!”

    “哟~”那老板看着虞七,再看看那一锭银子,顿时热切起来:“小兄弟,却不知是谁家东主这般大方,竟然要了五十斤的熟肉。以前小的怎么没见过你!”

    “莫要啰嗦,速速将肉包起来!”虞七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掌柜讨了个没趣,也不再多说,只是将五十斤肉钩好:“小子,这么沉的肉,你怎么拿走?”

    “慢着,爷我今日奔波一天还没吃午饭,且将那羊肉割下来五斤,为爷我解解馋!”就在此时,一道嘶哑的声响,癞六不知何时站在了肉摊,阴阳怪气的走过来,然后自顾自的拿起刀,猛地向大块肉剁去。

    一刀下去,至少缺了十斤!

    虞七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癞六。掌柜的陪着笑脸:“六哥想要吃肉,尽管拿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!”提着肉,一把将刀子剁了砧板上,癞六看向虞七:“这憨小子是那家仆役,竟然买五十斤熟肉,这么热的天,人数少了可吃不完。”

    虞七闻言不语,只是静静的看着砧板上的肉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,爷再和你说话呢!”癞六见虞七那副大饼脸上半死不活的样子,伸出毛耸耸的大手向其后脑勺打去:“没听清爷刚刚的问话?”

    虞七默然,任凭癞六那一巴掌打在脑后,身形一个踉跄。

    “小子,六爷我在问你话!”癞六见虞七不语,又是一脚踹了过来,虞七身形不着痕迹的避开要害腹部,任凭癞六揣在跨部,撞得老板案几一阵摇晃。

    “六爷!六爷!您又何必和一个孩子计较!能买得起五十斤肉的,必不是寻常的主,平民可买不起!您消消气,我在送您一个猪心!”老板连忙上前,将一个猪心拿出,为癞六勾上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嗯!”癞六不阴不阳的应了一句,看了虞七一眼,然后晃晃悠悠的远去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实在是抱歉了!”掌柜此时脸上笑容消失,满是晦气的啐了一口,自袖子里掏出一块碎银:“这是找给你十斤肉的。”

    话未落下,只见虞七手掌一伸,五十斤熟肉已经被其轻松的塞入了蛇皮袋子里,然后消失在了人群中:“不必了,那十斤肉,我日后自然会寻癞六讨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憨小子,好大的力气!”看着虞七消失的背影,掌柜不由得一愣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啊!那小子有问题!”癞六走出巷子,忽然脚步一顿,然后猛然往回走,折回了肉摊前:“老板,那小子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走了呀!六爷您有什么事?”掌柜顿时眉开眼笑,赔上一个笑脸。

    “往哪里走的?”癞六急切道。

    “不曾注意!”掌柜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此人以前可曾来你这来买过肉?”

    “还是第一次!”

    “寻常小子见我发火,早就吓哭了,那崽子之前虽然低着头,但身躯却不曾颤抖,没有半分恐惧的样子!要么是有所凭仗,要么……”癞六冷冷一笑:“想不到,乌柳村竟然还有不怕爷的!今个还真是开了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虞七背着肉,不紧不慢的在人群中穿梭,动作看起来悠然自得,但转瞬间却是几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回到山中,虞七眸子里露出一抹冷光:“我且在容你一段时日!且在容你一段时日!待我修成第一重神通术,锻骨完毕之后,再来与你算账!血肉变与面容变终究是桎梏太多,我若是大人也就罢了,现在只是一个孩童,未免太过于扎眼了。就算变化了面容,也是扎眼!”

    癞六那一脚,踹出去也不过**十斤的力道,虞七心中已经算定对方实力。对方或许炼了一些功法,有了些本事,但却及不上炼肉之前的自己,更何况自己如今已经开始锻炼了筋骨?

    吃过肉,虞七将葫芦种在那泥土上,然后开始熬炼筋骨皮肉,晚上修炼神魂,斩仙飞刀内一缕缕白色毫芒不着痕迹的随着其呼吸没入三魂七魄内,虞七却是心中毫无感应。

    时光匆匆,三日转瞬即过,惊瑞之日已经到来。

    一早虞七便登临山顶,静静的看向郦水方向,周府小姐已经在那祭台上修行了三日,三日粮米未尽。

    白日里依旧平静如初,只是天空中多了一眼望不到边际的乌云。

    太阳落下,最后一缕余晖收敛,下方火把耀耀,火光几十里长龙,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山风吹来,虞七呆呆的看着天空星斗,等到上半夜时,方才拍了拍自己的脑袋:“我真是傻,那真龙出世与我有什么干系吗?隔着几十里的黑夜,就算丽水河畔发生了什么,也依旧看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自己呆在山巅,也是白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虞七返回道观内,躺在葫芦架下,默默的观象壮大神魂。

    待到四更十分,忽然天地间风雷大作,瓢泼大雨打的大殿上瓦砾房梁作响,茫茫黑夜大雨犹若瓢泼,人在雨水中根本就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“呜嗷~”一道奇异的声音响起,震动方圆数百里,惊得打坐中的虞七猛然睁开眼,恰好此时天地间一道闪电划过,撕裂了大地的浑浊。

    云层之中,一道巨大的黑影映入其眼帘,然后闪电消失,所有的一切尽数掩埋在水幕内。

    “真龙!那是真龙!”虞七呆呆的看着那云层中的黑影,一时间大脑宕机,许久无法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大胆,何人胆敢冲击翼洲大军!”黑夜之中,一声呵斥犹若晴天霹雳,即便是二十里外的虞七,透过雨幕依旧是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喊杀声、火光在水幕中晃动,谁能想到大雨天竟然有耀耀火光,照耀十里之外。

    “今日,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,很多人都睡不着了!”虞七叹息一声,眸子里满是怅然:“可惜,我错过了一个时代!给我三年的时间,这真龙我必然也有资格插一手!这破系统,耽误了我十年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