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借命

    听闻此言,紫薇不由得一愣,然后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草庐内

    虞七摇了摇头,一个人生来的傲气,那种源自于骨子里的居高临下,是掩藏不住的。

    就算此时紫薇折身结交,但字里行间无不透露着一种高高在上、居高临下的俯视味道。

    虞七在屋子内默运法诀,夺取日月精华,呼吸间与地上青翠葫芦气机交感,葫芦中一道道气机与其交相呼应,葫芦内一道道肉眼不可察见的毫光没入其口鼻之间,进入了其魂魄之中。

    转眼便是一日之功,虞七再次跳入河水,清洗着身上污垢,那紫薇持着一个灰布包裹,来到了虞七身前:“兄弟,这是我师徒二人给你饭钱。我等不会吃你的白饭,你尽管放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虞七在河水中不紧不慢的搓洗着身上油脂,然后抬起头看向紫薇:“便放在哪里吧。”

    紫薇将包裹放下,然后一双眼睛看着河水中的虞七,那细腻似乎没有丝毫毛孔的肌肤,犹若玉石一般,不见丝毫苦穷的模样。若不看那一身破旧的衣衫,他当真不敢相信,眼前的孩子,竟然是一个野小子。

    “我昨日和你说的事情,你当真不在好生考虑一番了,跟着本公子,日后保你功成名就建功立业!”紫薇不死心,此时又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哗啦~”河水翻滚,虞七赤着脚掌走上岸,然后慢慢将宽大衣衫穿好,才抬起头看向紫薇,不由得摇了摇头,拿起地上银子,向草庐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到真是倔强!”道人坐在远处看着虞七,不由得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的过,转眼便是七八日的时间,泥土中骨头吃的差不多了,那郦水中竟然连半条鱼的影子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是夜

    虞七盘坐在草庐内修行,气机与那青翠葫芦不断感应,大地中一缕缕玄妙气机顺着葫芦,向其体内滋润而来。

    “时候差不多了,那条新的祖龙,快要出世了!那群家伙也要该来了!”道人背负双手,站在浩荡的郦水江边,看着明月皎皎的河水,眸子里露出一抹凝重:“此次事关重大,关乎着未来公子潜力,这次祖龙之气必须要得到!”

    “有劳师叔了!”紫薇恭敬一礼。

    “也是那你时运到了,竟然在此遇见三大辅星之一,得其命格相助,必然多了几分把握!此次祖龙出世,造化必然归属公子!”道人将紫薇扶起,然后看向远处草庐:“那小子睡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睡下了!”紫薇低声道。

    道人点点头,脚步迈出落地无声,转瞬来到草庐前,自袖子里摸出一株香火,插在了泥土里。

    然后只见大广道人对着那香火一吹,就见香火凭空点燃,然后一缕微风浮现,裹挟那香火,向草庐内飘去。

    草庐内

    虞七眸子里露出一抹精光,周身气机绵绵若存,听着不断逼近的脚步,感受着虚空中的香火之气,随手一招,只见那青翠葫芦化作流光没入其袖子里,然后散去法诀,顺着床上躺下。

    待过了片刻,才见一颗明珠浮现,照亮了昏黑的草庐。

    “这贱皮子本事没有,脾气却不小!”紫薇瞧着躺在床上的虞七,恶狠狠的骂了一声。想他西伯侯的大公子,从小都是众星拱月,别人主动来讨好他,何时受过这等委屈?

    “成大业者,不拘小节。若能得其相助,一时忍辱算的了什么?师门有任务,寻回诸位星宿。如今竟然无意间借助祖龙之波动,寻出了三大辅星之一,乃是邀天之幸!”大广道人伸出手,将虞七静静的摆放成大字型,然后取出五盏油灯,分别落在了头顶、双手、双脚之处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且躺在此人身边,待我借了其命数,相助公子提前开启紫薇命格的一角!”道人对着紫薇道。

    紫薇闻言厌恶的看了一眼虞七昏睡的稻草,然后躺在其身边,手中掐了一道法诀。

    “凝神静气,不可胡思乱想,我要施法了!”道人呵斥一声,然后脚踏罡斗,屋子内油灯忽然变得昏昏,虞七此时气机收敛,只能凭借耳朵感应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他只能听到这小小草庐中,有狼哭鬼嚎之声卷起,然后自家周身气机被一股五行之力驱使,向着身边的紫薇飘去。

    “太上圣人,急急如令律!以紫薇之权,借命格一用,疾!”大广道人衣衫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然后猛然一跺脚,虞七只觉得大地一震,外界郦水也瞬间随之卷起了一个浪头。

    片刻钟后,才见大广道人熄灭了烛火,低声道:“做法已经成了,这小子虽是三大辅星命格,但没有宝物镇压气数,想要借其命格并不难!”

    “好玄妙的法术,不过失去命格庇佑,这小子一身气数、福运俱都被咱们借走,怕是要倒一段时间大霉了!”紫薇话语里满是幸灾乐祸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莫要胡说,借命之术非同小可,反噬起来后果更是难料!这一段因果,日后还需早些消去,否则非要出大麻烦不可!”大广道人小心翼翼的去了草庐中所有痕迹,然后才对着紫薇道:“出来吧!莫要将他惊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猪窝,真是难闻!”紫薇捏着鼻子,一脸嫌弃的走出了草庐。

    待到二人退出去,才见虞七猛然翻身坐起,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露出一抹思索、冰冷之光:

    “借命?”

    刹那间诸般念头闪烁,虞七方才慢慢平复下来,又一次陷入了锻骨状态。

    那紫薇来历不凡,大广道人更是修得术法,虞七虽然练就了一身劲道,却也不想与之为敌。

    至少,此时不可轻举妄动!

    “这世上当真有龙吗?”

    虞七眸子里露出一抹疑惑。

    旭日东升

    虞七吞噬了一缕大日之气,然后慢慢睁开眼睛,抬起头看向远方,不动声色的走出草庐,开始了每一日做饭。

    骨头已经没有,吃的是白米饭,以及昨日挖的野菜。

    米饭做熟,虞七自顾自的盛起一罐子,不过这次却没有端坐在远处,而是坐在了锅前静静的吃着。

    那紫薇嫌弃的看着野菜,只是吃了几口,反倒是大广道人坐在虞七身边,吃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“道长在此地盘桓已经有了几日,不知留在这里所为何事?”虞七看了大广道人一眼,低下头扒拉着坛子里的米饭。

    “在寻找一件东西,这件东西就在丽水之中!”大广道人笑眯眯的凑在虞七身边。

    “郦水之中?”虞七一愣,愕然道:“什么东西?既然找东西,为何不下水打捞?你若是肯在给我一百两银钱,我愿意替你下水打捞,所有的脏活、累活都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真龙!我们在寻找真龙!”大广道人看着虞七,细嚼慢咽的吞了饭,方才笑笑:“你乃星宿下凡,这等事情我也不瞒你,我二人在郦水河畔等候真龙出世。”

    “真龙?这世上真的有龙吗?”虞七一愣。

    “自然有,天下之龙共有九品,九品之上为真龙。真龙有九,得之其一,可开王朝造化,得其九,能与天争锋。在真龙之上,乃是祖龙!那等存在,普天之下唯有一条!”大广道人不紧不慢的道。

    “师叔,这等秘闻,怎么和他说了!”紫薇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说了也无妨!”大广道人不紧不慢道:“这郦水中,就隐藏着一条真龙,更甚者乃是一条幼年时期的祖龙。如今天下各路高手,各大诸侯、乃至于方外之人、妖族高手皆已经向此地奔来,躲在暗处等候真龙出世。”

    “真龙?妖兽?”虞七听了心驰神往,目光灼灼的看着大广道人:“道长,可否收我为徒?”

    虞七放下瓦罐,猛地一撩衣袍,便要跪倒在地大广道人脚下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大广道人手掌伸出,一把扶住了虞七,眸子里露出一抹莫名之色。

    “道长可是嫌我愚笨?若能跟在道长身边,纵使端茶倒水、洗衣叠被我也乐意!”虞七面色诚恳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收下你,可惜……你日后另有造化,我却不够资格收你为徒!如今天下时局稳定,潜龙雌伏,你等宿命之人,不到出世的时间,我也不好打破定数!”大广道人扶着虞七:“不过你放心,我已经传递信息于门中,上禀三教圣人,你日后必然另有造化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虞七闻言面色失落,呆坐在青石上,一双眼睛看着远方出神。

    “你莫要多想,日后终有出头之日,你本就是我三教中人,我等自然会度你回去的!”大广道人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只是如今时机不成熟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道长可否为我讲讲修行中的事情?”虞七看着大广道人,眸子里露出一抹渴盼。

    “说说倒也无妨!只是如今乃兵家的天下,你若学了练气士的手段,反而会有些麻烦!”大广道人面色感慨:“不过,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!三教圣人已经开始布局落子了。”

    ps:求推荐、求收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