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面容变成

    伴随着虞七手中法诀流转,其面部犹若水流般,鼻子、嘴巴、眼睛不断塌陷,化作了一个平面,然后只见其法诀一转,面容扭曲定型,竟然变作了另外一副面孔。

    周身血肉填充,就像是被注入了空气般飞速胀大,刹那间化作了一个人影,竟然与李老伯有五分相似。

    虞七松开法诀,略做沉思,然后面孔又是一阵恍惚变动,转瞬间彻底化作了李老伯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好玄妙的法诀!”虞七心头念动,散去法诀,面容重新恢复本尊,眸子里露出一抹涟漪。

    “面容变成了,就算是胖瘦,也能调整!若能高矮残缺炼成,非要修行筋骨不可!”虞七心头念动,只见其手中掐了印,默念口诀,然后刹那间周身血肉膨胀,竟然化作了一个臃肿的大胖子。

    “锻炼筋骨可不容易,血肉皮能百日筑基,炼成后力道倍增,有数百斤的力道。可若想要炼成骨骼,却不知需要多少苦功!”虞七心头一动,诸般想法纷纷闪过。

    天罡变,乃是一门顶尖功法。

    筋骨皮乃根本法门,若能炼成,便是人间顶尖好手,超凡入圣之所在。

    他能百日筑基,面容变有所成就,筋脉已经拉开,一身力气有了十足长进。

    究竟有多少力气,他不知道,但那破庙中的所有木头,都被他拆了下来生火做饭,可见其力道见长。

    看远处那堆积如山的骨头,怕不是有万斤的鱼肉进入了其腹中,成为了淬炼血肉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如今皮肉有所成就,已经可以开始逐渐滋润骨骼,为锻炼骨骼做准备!”虞七心头念动,开始闭目盘膝,运转根本之气向周身骨骼滋润而去。

    一股说不出的舒畅,无穷气血滋润着骨骼,似乎有顶天立地的力量在迸射。待到一时三刻过后,虞七手中法诀一变,那根本之气犹若无数钢针般,刹那间刺入了骨骼之中。

    炼骨!

    关键在于炼字!

    若说炼肉是千刀万剐,那么此时的炼骨,当真是疼到‘骨子’里,刹那间虞七额头汗水滴落而下,浑身犹若雨打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个时辰,虞七便跌倒在地,大口的喘着粗气,面色苍白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此时经过百日修炼,虞七已经掌握了一些门道,虽然精神困倦疲惫,就连手指都不想动弹,但虞七还是掐了法诀,一边滋润着骨骼,一边开始慢慢的陷入了观想之中。

    根本法就是这样,皮肉也好,筋骨膜也罢,乃至于三魂七魄,皆可同时修炼,同时促进毫无影响。

    只要你有足够的根本气机,那都不是问题!

    白日里修行筋骨皮膜,夜晚困倦之际打坐观想,修炼神魂,以根本之气滋润神魂。

    诸般修炼,唯一能让其松一口气的,怕是唯有炼魂了。

    炼魂九转,尚未圆满转动之前,只是以根本之气不断滋润生长、壮大,不但不会有痛苦,反而会有一股说不出的舒畅。

    飘飘欲仙!

    一夜修炼,东方泛白,虞七吞了一口紫气,然后沉默半响,方才松开口诀,慢慢的睁开眼站起身,看向远方旭日,感受着身上变化,许久不语。

    “锻炼筋骨皮非一日之功,那神通变化更是以数十年、数百年计,若无大机缘,只怕难以一蹴而就!只能慢慢按部就班,打坐修炼夺取造化之玄机!”虞七站起身,看向了一边翠绿葫芦架,一只巴掌大小,晶莹剔透的葫芦在架子上静静悬挂。

    心头念动,只见那葫芦藤刹那间缩小,化作了拇指度大小,挂在了葫芦口上,失去了架子支撑,整个葫芦自空中向地上坠落。

    “来!”虞七一招手,只见那葫芦在空中一滞,然后电射而来,落入了其手中。

    这葫芦质地细腻,犹若玉石,触摸起来温润就像是暖玉一般。

    小心的将葫芦塞入袖子里,虞七不由得感慨:“却是造化,不愧是造化之物,这葫芦得了先天神禁的力量,竟然可以暂时将根须收起来,然后随时种植!”

    “山中破庙已经没有柴火,也不适合居住,我也该走了!”虞七叹息一声,留恋的看了破庙一眼,然后一把火将那鱼骨烧的粉碎,转身向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天天吃鱼肉,总归是会腻味。

    与上山之时的干瘦不同,如今虞七肌肤细腻,唇红齿白,水灵灵的透漏着一股子机灵劲。头上的青丝,犹若是缎子,在阳光下一片乌黑,被一根木棍削成的簪子束缚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自来到这世界,却连村子都不曾走出去过,也不知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!”虞七袖子里青绿色的葫芦一转,抚摸着那葫芦,缓步向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身上的衣衫已经残破,本来这世界的纺织技术便是落后,再加上虞七整日里修行,不断洗髓伐毛,有血污、汗水侵蚀,那衣衫已经变得颇为脆弱,只怕稍微用力一扯,便会化作两半。

    上次虞七洗衣服的时候,竟然不小心将自己衣服给揉碎了,错非当时陶夫人赐下的那衣衫,只怕虞七如今要光着身子了。

    脚下草鞋已经破碎,露出了虞七犹若是白玉陶瓷般的脚掌,脚掌白净,没有丝毫瑕疵,就算是比之大家闺秀,也不逞多让。

    **着脚掌踩在山间青石上,虞七也不觉得疼痛,百日之功可不是白练的。

    虞七下山,他早就为自己选定了新的住址,整日里住在这破庙中来回跑太麻烦,吃水也是费劲,倒不如去河边定居。

    而且,天天吃鱼肉他也颇为烦腻,要想办法下山和人换一些物资才行。

    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上桃花始盛开。

    虞七一路来到洛水支流,纵身跃入水中,直接清洗了一番身上洗毛伐髓而出的油脂,又在水中补了几条大鱼,方才走上岸边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过了涨潮时节,人间已经是六月天,水中鱼虾不足以供我修炼之用!”虞七用草绳将那两条大鱼吊住,然后扔入了食盒内,眼中露出一抹神光,看向了远处升起的硝烟:“我离去之后,却不知姐姐过得如何了!孙家待她好不好!”

    心头念动,虞七看着自家充满力量的手臂,眼睛里露出一抹凶光:“孙家三口人,唯有孙母与孙父最为苛刻,对待姐姐犹若是奴仆一般。整日里养尊处优不说,还任凭打骂责罚,端的可恶!端的可恶!”

    “这三年来,我可没少被这一对夫妻欺负,没少惨遭毒打。我若没本事,自然也就罢了,任凭打罚虐待,可我如今既然已经修成神通,若再不能报此大仇,也对不起待我如此好的姐姐!”虞七心中恶念卷起,想起这三年的虐待,三年猪狗不如的生活,甚至于孙母如今居然商量着要为孙山纳妾,将姐姐赶出家门,便不由得一股杀机自心中起。

    “我若杀了孙山父母,然后在将孙山阉割,断了其烦恼之根……那孙山不能纳妾,就此绝后……不行,那我姐姐岂不是要守活寡?”虞七摇了摇头:“只要斩了那孙山父母,将这一堆凶恶的婆子给杀了,孙山失去了依靠,终究是熬不过枕边风。”

    虞七眸子里露出一抹冷光,他此时艺高人胆大,恶从心起,一双眼睛里杀机流淌,猛然纵身而起,手中掐诀,然后面孔一阵变换,竟然化作了另外一副模样。

    然后瞅了瞅身上的衣衫,胡乱的一阵撕扯,沾染了泥垢,然后径直向着乌柳村孙家而去。

    孙家

    孙母此时插着腰,正挑眉看着虞六娘。

    “快点洗,你那饭桶弟弟这些年来吃了我孙家多少米粮,您要加倍的做工赚回来。我都已经说好了,明日起这村中王老娘、李七爷、陈老爷家中的衣服,都交给你洗,你要将你三年来吃掉的钱粮赚回来!”老肥婆插着腰,嗑着瓜子,眼睛里满是刻薄。

    此时春寒正浓,虞六娘在冷水中废力的清洗衣裳,一双手掌已经是冻疮无数,看起来十分狰狞可怕,一道道脓肿自伤口处流淌而出,浸染了木盆。

    “恶贼!泼妇!”虞七此时正站在门外,见此一幕顿时怒火冲霄,二话不说直接跳入院子里,一拳打在了孙母的身躯上。

    “咔嚓~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孙母筋断骨折倒飞而出,砸到了一面墙,然后整个人口喷鲜血,倒在地上气息奄奄。

    一拳锤死孙母,不理会已经吓傻的虞六娘,虞七二话不说,轻车路熟的闯入屋子内,然后便是孙父的一声惊呼:“大胆贼人,光天化日之下,也敢行凶!”

    “咔嚓~”

    虞七目露凶光,瞧着膘肥体壮的孙家三人,再看看骨瘦如柴做苦功的姐姐,然后二话不说一拳捣出,瞬间击断了孙父手中的火叉。狠狠的砸在了其胸前。

    又是一道犹若惊雷般的声响,刹那间孙父一声惨叫,然后筋断骨折气绝而亡。

    “救命!救命!救命啊!”孙山听闻动静闯入屋子内,然后下一刻身躯瘫软,转身便向着院子外爬去。

    “砰~”虞七后发先至,一脚踢翻孙相公,然后脚掌一跺,断了其一条脚掌。

    “啊~”孙相公一声惨叫,已经吓得屎尿齐流,动弹不得,身躯一片酥软。

    虞七面露冷光,双拳紧握:“干脆将这废物也了结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住手,强人且住手!还请阁下莫要伤我相公,我孙家财产,任凭强人取了!”此时虞六娘猛然一扑,竟然将孙相公扑在身下,不断的哀求着虞七:“小女子愿意用自己的命,换我家相公一条命,还请强人放过我家相公”。

    “娘子!”孙相公闻言如遭雷击,身躯颤栗不敢置信的看着虞六娘那瘦小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算你这小娘子识相,速速将家中金银取来!”虞七看着眸子红肿的虞六娘,不由得一阵叹息,眼睛里露出一抹无奈。

    姐姐爱孙相公,已经爱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虞六娘取了银钱,交给了虞七,然后跪倒在孙山身边不断叩首。

    虞七冷然一笑,看着面色触动的孙山,然后消失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至于说官差围捕?

    他并不担心!

    他已经变换了面容,岂是那么容易找到的?

    杀了那孙家恶妇,虞七心中畅快,随意将银钱埋了,然后看着食盒里的大鱼,虞七心头犹豫:“当初多亏了陶夫人的救命之恩,陶家虽是大户人家,不见得看得起我的鱼,但却也是我的一份心意。”

    自家的这个村子叫乌柳村,距离县城并不远,也就不过是二十里的路程。

    陶家乃本地大户人家,那陶家相公在城中做生意,开了一家好大的酒楼,陶夫人却住在村中,开了一个纺织染坊。

    整个村子怕不是有上万口人家,其中三教九流混居,有城中混不下去,不得不搬来的。还有在城中买不起房的皂吏、商贾,俱都是混居其中,杂乱无比。

    说是村子,却也有穷有富,有高楼水榭,还有那茅草屋。

    盗贼、混混数不尽数,流民俱都汇聚此地。

    姐夫孙家有几十亩良田,也算是殷实人家,再加上从城中拜了一位举人为座师,在村中混的倒也不好不坏。

    像是陶家,在县城中也算富户,再加上涉及酒楼、纺织等行业,在县城中也是一方名流。

    虞七赤着脚步,遥遥的便看到了村头那株标志性的乌柳树,据说这株乌柳树已经饱经千年岁月,乌柳村的名字,便是由此而来。

    柳树足足有十丈高,躯干比那磨盘还要粗三分,就那般静静的立在村头。

    在乌柳树下,黑压压的躺着一群人影,此时静静看着乌柳树的树干,默然不语,眸子里露出一抹麻木。

    虞七没有理会这群饿殍之民,只是静静的提着食盒,向村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万户人家的村子绝对不小,虞七脚步很快,自村子的东头,向西头而去。

    最东头住着的,都是活不下去的贫民,在西头住着的都是村中富贵人家。

    路过处,俱都是面黄肌瘦,无精打采弯腰驼背,衣衫褴褛的百姓。

    一间间茅草屋在其眼中划过,伴随着逐渐靠近村子的西头,茅草屋逐渐消失,平民也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像模像样的木头屋子,就连路过的人,脸上也有了几分油光,走起路来脚步生风,多了一股子生机。

    待过了那木头屋子所在的区间,便是青石垒砌起来的一道道高墙,高墙后是一个个富贵人家的楼阁。

    一道道笑声,自那高墙中传出,令人心头颇为意动。

    陶府,虞七并不陌生,姐姐以前常来陶家做工,他也跟着来过。

    高门大院,占地三亩,其内开染坊,工匠十几人。

    乌黑的大门前,守着两个孔武有力的汉子,百无聊赖的站在门前晒太阳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这里是陶府,不是你来玩的地方,赶紧走开!”见到虞七站在门前,其中一个汉子训斥了一声。

    虞七闻言一笑,对着那大汉抱拳:“李大叔,你不认识我了,我是虞七啊!”

    虞七如今唇红齿白肌肤细腻,与当初面黄枯瘦骨瘦如柴是两个样子,若换了锦衣,只怕叫人还以为是谁家的王孙公子,难怪那汉子认不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