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重章 天罡变

    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,在逐渐沉沦于水底,氧气逐渐耗尽,冰冷的河水灌入胸腔,然后便是铺天盖地的黑暗,侵蚀了那后的光明。

    恨!

    虞七恨意涛涛!

    他不甘心啊!

    吃了十年的苦,好不容易熬出金手指,却落得这般下场,他怎么能甘心?

    他还没有崭露头角!

    他还没有享受这花花世界!

    可惜,挂在这东南之上,没有机会了!

    一片黑暗袭来,隐约中一道娇呼响起‘夫人,树上挂着一个人!’,然后无边黑暗袭来,虞七便彻底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当黑暗退去,一点光明浮现,映入眼帘的是素白色罗群,耳边传来一道道叽叽喳喳的声响,少女的娇俏笑声仿若是那山间的清泉。

    “我没死!”虞七睁开眼,缓缓的看向远处那两道人影,眸子里露出一抹喜色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醒了!小小年纪,怎么这般消沉,学人家去上吊!人活着才有希望,眼下虽然困难,但好死不如赖活着!”一个十**岁,扎着两根大麻花的少女,此时见虞七睁开眼,欢呼了一声:“夫人,这小子醒了!”

    虞七看着那少女,不由得一愣,这少女他见过,那素白色的背影,看起来也有几分眼熟。

    少女容貌普通,但眸子却充斥着一股子灵光,整个人古灵精怪,露着跳脱喜悦的性子。

    听闻少女话语,那白色素衣背影缓缓转过身,露出了一张精致的面孔。鹅脸蛋,眉目浓貌,眼睛乌黑,五官精致到了极点,一张樱桃小口,配上凝脂般的鼻子,一双眸子就像那春水,睫毛仿佛两把小扇子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她!”瞧着那白衣女子精致的容颜,虞七心头一动,此时挣扎着站起身:“见过夫人!”

    “莫要多礼了!”女子声音开口,带有一股令人怜惜的娇柔、冷清。

    “是夫人救了我?”虞七抱拳躬身一礼,面色恭敬道。

    眸光扫过虞七破旧的衣衫、稻草裹起来的鞋子,还有那顺着稻草顺出来的血渍,那夫人叹息一声:“这世道!”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路过罢了!这里是我家林地,我家祖父就葬在不远处,恰巧路过了此地!”女子看着虞七,叹了一口气:“我知你生活困苦艰难,可是却想不到,竟然自寻死路。你若死了,你姐姐该如何伤心!”

    虞七闻言默然不语,许久后才道:“我就是个拖累!”

    那夫人上下打量了虞七一会,然后才对着身边的少女道:“去,将老爷的那件衣衫拿来给他吧。”

    少女闻言转身去翻包裹,不多时拿出一件崭新的衣衫:“小子,你快换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有些吃食,你拿你去吧!”夫人一双眼睛看着虞七,自身后石头上拿出一个食盒:“好死不如赖活着,切莫在做傻事了!”

    食盒放在了虞七身前,然后那夫人站起身,与少女逐渐远去。

    遥遥的看着那远去背影,虞七收回目光,然后低下头看向脚下食盒:“夫人一饭之恩,虞七日后必有报答。”

    这妇人他认识,乃是村中有名的大户陶家,族中也是大族。家有上好田地数百亩,城中更经营着一座酒楼。姐姐时常去陶家,为陶夫人做一些针织女活来补贴家用。

    当然,虞七认识陶夫人,不单单是因为姐姐,更是因为陶夫人乃县城中有名的女菩萨,好善乐施时常布施。最后这几年,虞七能活下来,有一半的功劳要落在陶夫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陶夫人十四岁加入陶家,如今过了六年,散去家财不说万贯,怕也有数千贯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真正的善人!

    此时虞七没心思去关注陶夫人的事情,而是心情紧张,满脸期盼、忐忑、紧张的唤了一声:“系统!”

    他怕,他怕之前自挂东南枝时,自己听到的只是幻觉!

    他怕,怕自己唯一的希望,就此破灭。

    沉寂了三个呼吸,下一刻眼前天旋地转,脑海中浮现出了一无垦虚空,宇宙苍穹在其中按序排列,周天星斗闪烁沉浮。

    在那宇宙中心,一道古朴的金光流淌,一轮转盘悬浮其上。

    清冷的女音,在其脑海中响起:“恭喜宿主,抽得逆天级功法《天罡变》一部。恭喜宿主,抽得造化宝物,斩仙飞刀先天神禁一套。请问宿主:是否接收?”

    还好,那清冷的女音响起,没有叫其失望,一颗心逐渐放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天罡变?斩仙飞刀?”虞七一愣,这两个物品,不论是哪一个皆是大名鼎鼎,对他来说都不陌生。

    “接收!接收!”虞七忙不迭的道。

    “滴,因为宿主未曾修成元神,只能接收天罡变第一层,请问宿主是否接收灌顶?”女音道了声。

    “是!”虞七心头激动,身躯颤抖,连忙道了句。

    下一刻,圆盘中一道金光划过,然后铺天盖地的信息,传入了其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关于天罡变的感悟,尽数在其脑海中散开,不过刹那间,他便像是参悟了亿万年之久,对天罡变第一层已经尽数吃透。

    天罡变的第一重功法,与天罡变大纲,已经尽数烙印在其灵魂深处。

    与自己看到的神话传说中不同,眼下天罡变却是另一种功法。

    天罡变,共分为九重,每一重有四种变化。

    分为根本法与神通法。

    第一重为身形变,身形变有四重,一曰:面容变。二曰:肥瘦变。三曰:高矮变。四曰:残缺变。

    第二变为生死变,生死变有四重变化,一曰:土石变。二曰:雾气变。三曰:流水变。四曰:神兵变。

    眼下他能看到的只有这么多,剩下来的皆是一层迷雾,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“滴,由于宿主第一次接受灌顶,系统特赐一缕根本之气,助宿主打下根基!”

    “滴,请宿主寻找一葫芦,用来承载斩仙飞刀的禁制!”

    然后,虞七眼前天旋地转,已经退出了系统空间。

    睁开眼,神魂中记载的天罡变清清楚楚明明白白,虞七看着脚下食盒,沉默了许久,一行泪珠缓缓滑落:“我真的是时来运转了!”

    略一感应,丹田内果然有一股气机流淌流淌,乃是系统灌溉的根本之力。

    得了天罡变,虞七抬起头看了看天色,还早得很,于是心头一动,开始运转那一缕根本之力。

    经受系统灌顶,他就像是早就修行千万遍一般,这天罡变全篇吃透,毫无难处。

    天罡变分为上下两篇,上篇为根本法,为炼血肉、炼筋骨、炼神魂。此三篇可循序渐进,也可同时兼修。

    下篇讲的是神通术,为三十六般变化,演绎世间万物。

    九重三十六般变化,却是与根本法息息相关,根本法修持不够,绝难施展神通术。

    神通术第一重乃是身形变,分为面容变、肥瘦变、高矮变、残缺变。虞七略作思忖,便是已然明了,这神通术第一重四种变化,前两种只涉及到血肉、后两种开始涉及筋骨。

    第一重变化不涉及神魂,虞七心中已经有了计划,暂且先炼根本法中的血肉、筋骨,至于神魂,暂且不做考虑。

    心头念动,盘膝闭目,丹田中的根本气机流淌,下一刻无形中一缕玄妙气机自虚无中来,摄取入其体内,被那根本气机吸收,然后那根本气机流淌,自丹田扩散,顺着经脉,向周身扩散而去。

    痛!

    犹若是万千钢针在不断的来回刺痛肉身,不断在来回挑拨,犹若是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炼血肉,便是千锤百炼,利用那根本气机,不断的来回锤断,使得其发生诸般变化。

    心头默念口诀,手中掐了印诀,虞七身躯颤抖,汗水犹若雨打,不断滴落而下。

    不过是片刻钟,便猛然喘了一口长气,然后身形瘫软,跌坐在地,眸子里露出一片血红。

    痛!太痛了!

    千刀万剐,莫过于此!

    此功法非大毅力、大魄力、大勇气,绝难练成。

    “好痛!”虞七不过运功片刻钟,便只觉得周身酸软,整个人犹若撕裂,肌肤颤抖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此时虞七瘫倒在地,就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我不会瘫痪了吧!”忽然间,一股恐惧在虞七心头升起,随即却又一笑:“断然不会,这法诀无误,怎么会瘫痪?”

    虞七心中各种念头转动,半个时辰后才觉得恢复了知觉,一股暖融融的气机流淌而过,身躯酸软逐渐散去,慢慢的恢复了知觉,坐起身子。

    “有力!”虞七手臂一撑地面,便已经察觉到了不同。

    之前自己虚弱的连路走走不动,此时却是只觉得一股力量自身躯中迸发而出。

    虽然这股力量还很弱小!

    一股刺鼻的臭气传来,其周身毛孔处,酸臭味、一层层污垢不知何时渗透而出。一点点猩红,出现在体表。

    “好功法!好功法!”虞七知晓这是天罡变第一重的洗髓伐毛祛除暗疾,不由得眼睛瞪大,然后在掐法诀:“再来!再来!好功法!好功法!”

    ps:新书幼苗,求推荐、求收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