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2章:太初老祖

    “他好像并没有复活?”

    墓室内,花清风向花媚小心的传音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,方才那股可怕无比的神威压力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那尊巨大的天人族尸体,就站在墓室的中央,一动也不动一下。

    原本被吓得匍匐在地的木角火尾兽,此时也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它依旧有些不安的在墓室中走来走去,似乎极力的想要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两人能够穿过天人族古墓的机关禁制来到这里,还真得亏有着木角火尾兽。

    它的天赋神通有些古怪,有时候可以趋吉避凶,有时候却又会专门把人往火坑引。

    “还是小心为妙,我总感觉这个天人族大有问题。而且,你不要忘了我们这次来的任务是什么,如果不能完成,回去后肯定没法交代。”花媚道。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怎么办?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干等着吧?”

    花清风偷偷瞥了一眼数百米外那庞大无比的巨人尸体,一脸的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倒是觉得,我们现在应该算是完成任务了吧?”

    想了想,他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花媚摇了摇头,向花清风反问道:“你真的这样认为吗?”

    花清风犹豫了片刻,有些沮丧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依你之见,我们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已经超出了我们能应付的范畴。我以为,此事当立刻请教主定夺。”

    花媚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样的必要么?你要想清楚了,此事上报教主之后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花清风听到“教主”两个字,脸色顿时大变的向花媚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神圣境的天人古尸,你觉得还是我们能够应付的吗?”

    花媚用手指了指数百米外凝立不动的巨尸,向花清风道。

    花清风畏惧的看了一眼那巨大的天人古尸,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方才此古尸的身上,只是微微泄露了少许的气息,就差点把他们两个镇杀。

    对方尽管只是一具古尸,但如此强大的存在,的确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能够应对的范畴。

    “魅魔,你觉得,有没有可能,这具古尸刚才的动静,会不会是那个人族弄出来的?”

    花清风犹豫着向花媚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,毕竟,若他真跟那姜炎有关的话,这种可能性是极高的。想必你也听过人皇轩辕之子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花媚表情有些沉凝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觉得这太荒谬了。”花清风摇了摇头,“教主在上古时,就统一了整个九幽魔渊,重建了轮回殿。若我没记错的话,那个轩辕炎,应该就是在轮回殿创建完成后才陨落的吧?他若真转世重生的话,又怎能瞒得过教主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,不是你我能够妄加揣测的,不要胡思乱想,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花媚摆了摆手,示意花清风不要再说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我们只管把这里发生的事情上报,其他事情不用再多管了?”

    花清风吃惊的看向花媚。

    花媚点点头,道:“不错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花清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然后翻掌取出了一颗核桃大小的幽蓝色珠子。

    此珠看起来就跟一颗眼球一样,散发着诡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把此珠往空中一抛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珠子顿时飞空而起,漂浮到了百米高的地方,并不断开始变大起来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那珠子消失了。

    取而代之的,珠子先前所在的地方,多了一团直径数十米大小的一个幽蓝色洞窟。

    这洞窟就漂浮在墓室的虚空之中,其内不断向外发散着幽蓝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洞窟之内却是一片的漆黑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点光芒出现在了洞窟中央,并不断向四外扩散凝聚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小会儿后,那洞窟变了,从下方看去,它竟然好像变成了一只漂浮在半空中的巨大独眼,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只是这独眼竟与传说中的天鬼之眼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此巨大独眼中的眼球微微转动了几圈。

    身在墓室之内的花清风和花媚二人,以及那头匍匐在地的木角火尾兽,此时身体都忍不住的打着寒颤,惊恐的看着上方的这颗天鬼独眼。

    此独眼出现的同一时间,身在天人古尸体内的杨毅,瞬间便有所感应。

    不止是他,他所寄身的这具天人古尸,竟也同时生出感应,并做出了一些反应。

    原本僵立不动的天人古尸,忽然间探掌向那空中的天鬼独眼抓去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还有一道夹杂着愤怒的嘶吼,也从天人古尸的口中发出。

    “太阿阎摩,你好大的胆子!竟敢窥探本座的墓葬!”

    尽管那声音有些模糊不清,但是无论是巨人体内的杨毅,还是墓室中的三个生灵,却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远在外面的巫启老祖,都听到了这声嘶吼。

    那天人古尸抓出去的手,仿佛拥有着不可思议的神通能力。

    他直接洞穿了那个天鬼独眼,并顺着天鬼独眼所在的虚空通道,抓入某个神秘空间。

    杨毅隐约听到了一声惊呼,以及一道道凄厉无比的惨叫声,从天人古尸手掌抓入的通道内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隐约中,似乎还有一个阴森霸道的声音,也跟着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太初老鬼,你居然还没死透,真让本座很是意外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声音传来的同时,一股恐怖的魔气风暴,也跟着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那虚空通道在这股魔气风暴的催动之下破裂消失。

    天人古尸的手掌收了回来,原本白皙如玉的手臂上,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漆黑丝线,仿佛被某种毒液侵蚀了一样可怖。

    天人古尸甩了甩手掌,其上瞬间燃起了一片白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在这白色火焰的焚烧之下,那些漆黑的丝线迅速退散,直至消失一空。

    天人古尸身上的气息,也随之一敛,仿佛从未爆发过一般。

    但身在墓室中的花清风和花媚二人,此刻却吓坏了。

    两人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,瞬息间丢下两具灵族皮囊,化作两股黑烟,从墓室中逃离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连木角火尾兽都没来得及带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身在天人古尸体内的杨毅,同样也被方才的一幕惊住了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料到,事情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变化。

    杨毅很想从天人古尸的紫府中离开。

    但是,一股浩瀚伟力,直接干预了他的行动。

    杨毅只能赶紧向天人古尸的意志认错道歉。

    “不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那天人古尸的意志与杨毅的神念交流着。

    “你践行了当年之约,接下来,也是该老夫践约之时。”

    就在天人古尸说此话之时,杨毅感觉到,自己眉心竖眼中的那颗眼球,竟然缓缓的被剥离出自己的眉心,漂浮在了墓室中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杨毅并未感觉到任何疼痛或者不适。

    他仔细感应了一下,发现在那天眼消失的地方,竟然出现了一团奇异的漩涡。

    漩涡的中心之处,有着一点奇异的光芒存在,其上散发着一股柔和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种力量与洪荒之力类似,但却又好像不是洪荒之力。

    就在杨毅迟疑之际,他忽然感觉到,自己似乎已从那天人古尸的紫府宫殿中离开,出现在了先前那庞大的墓室中。

    不过,原本巨大无比的天人古尸,此时却已然变得跟一般人族体型相似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似乎已经彻底活过来的天人族大能“太初老祖”,杨毅瞬间似乎想起了一些事情。这让杨毅感觉十分不对劲。

    毕竟,按将说,轩辕炎的记忆早已经全部觉醒,不该还有封印的记忆才对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方才,那天眼脱离他眉心的时候,分明却又有一股记忆恢复。

    这让杨毅有种很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段恢复的记忆,并不复杂,都是跟眼前这复活的天人族有关。

    但是,任凭他如何回忆,却完全找不到这段记忆的源头。

    因此的,杨毅不得不把目光看向了眼前这名天人族。

    这位天人族的大能,显然也明白杨毅现在的状态,因此复活后,活动了一下身体,便邀请杨毅在墓室内一处大殿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彻底复活,只是拥有了真正复活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看到杨毅脸上那狐疑的表情,太初老祖只是露出了一个淡淡的苦笑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带回的这颗眼球中,记录着能够离开虚界,进入本源世界的航道空标。接下来一段时间,我便会开启一段真正的墟空航行,去寻找本源世界。”

    太初老祖向杨毅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关于我们之间的事情,相信现在你多少应该已经记起了一些?”

    听到太初老祖的询问,杨毅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方才的确想起来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全都是跟太初老祖有关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当年答应你的东西。它并不在天人洞内,你要明白,天人洞就是一个陷阱,绝对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太初老祖把一块青色的古玉递给了杨毅。

    那古玉看起来只有巴掌大小,呈长方形,乃是一片玉碟。

    杨毅把此古玉拿在手里,仔细看了几眼,同样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是无论怎么想,却都想不起来自己曾在哪里见到过这片古玉。

    “这是当年你让老夫替你保存的东西,现在也算是物归原主。”

    看到杨毅脸上疑惑的神色,太初老祖又解释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看来有些事情,你已经不记得了。此物乃是你从洪荒古地中所得,其内具体隐藏着什么秘密,说实话,老夫也没能研究出来。如今你我两不相欠,老夫现在便送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稍等一下,请允许我把那头木角火尾兽收走。”

    杨毅向那太初老祖道。

    太初老祖点了点头,道:“请便。”

    杨毅心神一动,唤出祖龙界,直接把那木角火尾兽收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此一别,或许再无相见之日,保重!”

    太初老祖声音颇有些沉重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保重。方才那两个魔族,应该是九幽魔渊的奸细,你自己多小心。”

    杨毅也向太初老祖道。

    太初老祖没有再开口,直接催动意志,把杨毅送出了自己的古墓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杨毅便见到,一口石棺缓缓从方才的山体破裂的石缝中飞出,冲入虚空中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石棺消失的方向,杨毅此刻心情也是相当的复杂。

    在看到石棺出现并飞离的这一刻,他终于想起了一些原本尘封忘记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现在终于明白,自己为何会从地球魂穿至此,也终于明白天人族的真正含义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尘封的时间太久太久了,久的他都快记不起自己真正的来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那道那青色的玉碟时,他就记起了很多原本应该遗忘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想要去天人洞中寻找到三尸炼道诀,根本就不存在。

    那门功法应该称之为“三生炼道诀”。

    此功法也并不是天人族所创,而是来自他手里的这枚青色玉碟。

    严格说起来,这门神通功法,他其实早就开始修炼了。

    而且,如今的这一世,正是此功法修炼的第三生。

    首次,也是第一生修炼此功法的时间,足可追溯到太古洪荒时代。

    那时他是一名生活在洪荒古地的天人族,也是刚得到这青色玉碟之时。

    只不过,当时得到这玉碟的,并不是他一个人,而是三个人。

    他们皆是来自天人族,是在一次秘境探险中相识的。

    三人在那次的探险中各有所得。

    杨毅的第一世,得到的就是这片青色的玉碟。

    而那太初老祖得到的则是刚才飞走的那口石棺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人,得到的则是一具非常久远古老的干尸。

    当初得到干尸的那人,从尸体中,悟出了一门很神奇的功法,他把其命名为三尸炼道诀,随后,他把此诀传给了自己的子嗣。

    他的子嗣便是陆若虚。

    非常不幸的是,陆若虚在学会了三尸炼道诀后,为了独享此功,却把他灭杀了。

    他在杀了那位老祖之后,又派人四处打探太初老祖和杨毅第一世的下落,并最终找到了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修成三尸炼道诀的陆若虚,已经强大到足以令太初老祖和杨毅第一世忌惮的程度。

    太初老祖被逼的不得不把自己封印入石棺内,躲进虚界中。

    而杨毅的第一世,也不得不提前结束了第一世的修炼,转世躲避陆若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