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7章:业火焚魔,仙宝黄泉!

    无尘子何尝不想直接灭掉这血婴魔帝,但血婴魔帝现在的境界,比他还高,他没有丝毫把握,能够把对方留下。

    他语气有些无奈的向杨毅解释道:“杨小友,并非贫道不想彻底灭杀此魔,实在是贫道毫无任何把握。待贫道把本宗其他太上长老一并招来,联手布下五行剑阵,必可斩杀此獠!”

    眼见得那血婴魔帝,已经重新遁入血蟒体内,正在挣脱无尘子仙剑掌控,杨毅咬牙道:“我有办法重创此魔,大大削弱他的魔念,如此的话,道长是否有能力灭他?”

    “哦?!小友此话当真?却不知你有何神通,能够重创此魔的魔念?”

    无尘子又惊又喜,也有些不信的看向杨毅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那业火乃是我种在血河中的,若是出其不意,必可重创此魔。”

    到了如今,也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了,杨毅便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这话说出,无尘子登时惊得目瞪口呆,实在有点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不过,他看杨毅一脸笃定之色,并不像开玩笑,不由喜道:“若真如此,那贫道到是可以布置一番,彻底灭掉此魔!”

    “好,那道长赶紧布置吧,否则一旦让此魔觑准空子脱逃了,只怕再想灭他,就不是那么容易了!”杨毅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友放心,若小友真能重创此魔魔念,那他气焰就是再强三分,今日也休想脱逃。我五行天宗弟子,与魔族斗了数万年,可不是吃素的!”

    无尘子自信的捋须笑道:“且看贫道手段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无尘子道长从储物戒中,不断取出一面面颜色各异的阵旗,朝着千绝城上方虚空抛洒而去。

    杨毅见到,几个呼吸的功夫,无尘子便已洒出上百面颜色各异,大小不一的阵旗。

    这些阵旗落入虚空后,很快便化作一道灵光,直接隐匿入四面八方的空间内。

    空中的血婴魔帝见到这一幕,大感不安,嘶吼着奋力挣脱了仙剑束缚,身形急速缩小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魔头竟想要收走血河,然后利用血影遁走,绝不能让他得逞!”

    一见此幕,杨毅也是大急。

    “道长,我要催动业火,攻击那魔头了!”

    “好!放手去做吧,贫道已经布置完毕,他跑不了的!”无尘子点头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无尘子袖中忽地飞出一个星盘。

    此星盘到了半空,滴溜溜一阵旋转,仿佛见风既涨,刹那间便化作数十丈大小,颇有种遮天蔽日之感。

    星盘上随即亮起了璀璨的五色流光,与此同时,周围四面八方的虚空中,忽然间有上百颗星斗闪烁起来。

    整个千绝城的上方,天空消失,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副天罡地煞星斗空间!

    见此之下,杨毅大喜过望,他也在同一时间,催动了业火。

    刚刚收缩至百米大小的血蟒,周身突然间燃起赤红色火焰!

    惨叫声,也瞬间从血蟒头颅中传出!

    一道血影,挣扎着从血蟒身体内逃出,只是,他的身上,赫然也燃起了赤红的火焰。

    血蟒身上的火焰,还只是赤红色,但血影身上的火焰,却变成了淡淡的血色,看起来分外的诡异妖艳!

    血婴魔帝的惨叫声,响彻整个千绝城。

    哪怕已经躲到了宝光葫芦中的几人,听到那惨叫声,一个个也禁不住打了个寒颤!

    他那惨叫声,实在是有种形容不出的凄惨,仿佛正在经历千刀万剐的肉身之痛,以及魔魂灼烧的伤魂之痛!

    那惨叫声竟是来自魔魂深处的嘶吼咆哮,痛彻入魂!

    血影凝成了血婴,但那血红妖艳之火,却如跗骨之俎,依旧在他那血婴身上燃烧。

    任凭血婴魔帝施展出何种手段,竟是完全无法摆脱血色火焰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婴,被一点点的烧灼殆尽!

    这一幕,惊呆了所有人!

    原本正在布阵的无尘子,也被血婴魔帝凄惨的样子惊得完全呆住了。

    自炼出业火的赤幽古神彻底从九天十地消失后,业火似乎也跟着失传了,十万年来,还没听说过,九天十地中,谁能炼出业火。

    关于业火的记载,一直存于上古,乃至太古的典籍中。

    各种典籍只是反复强调,业火非常恐怖,但真正见过业火,且还活着的人,根本没有几个。因此,关于业火,以前大多只是传闻,很少有人能够目睹过。

    传闻业火是修者踏入神劫境后,在渡劫时,有一定几率会遇到的灾劫。

    那灾劫被称作心魔劫,一般极少有修者会遇到。

    因为,遇到心魔劫之人,一旦被心魔所侵,便会点燃心火,从而引来业火焚身灼神之劫。

    若能渡过此劫,其实力和战力,会凭空暴涨数倍。

    但传闻九天十地之中,唯有那真正的斗战者,才有一定几率会遇到心魔劫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火焰?!竟如此恐怖?连天星境巅峰的魔婴,都抵挡不了,在它面前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?!”

    宝光葫芦上,洛神机等人一个个面面相觑,带着震撼,甚至于恐慌的看着那血色火焰。

    无尘子已经停手了,以他的眼力,自然能看出,不用自己动手,这血婴魔帝也完蛋了。

    他在这业火之下,他弱了,根本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无尘子目光深邃的看了杨毅几眼,才又再次看向被灼烧的血婴魔帝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是谁?!出来,到底是谁跟本魔帝过不去……啊,痛死我了!到底是谁?!饶命啊……我愿降服,甘当阁下走狗!痛死了,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血婴魔帝初时还想硬撑,但到了后来,魂念魔力越来越弱,不由开口不住地求饶。

    杨毅此时其实同样也被业火之威给深深的震撼了。

    他此前估算,觉得以业火现在的威能,重创血婴魔帝,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,至于灭杀血婴魔帝,他还真没敢想。

    毕竟在此之前,他还真没有动用过业火对付过谁。

    何况,他此前的业火,才不过初阶一品,尚未凝灵,威力如何,自己心里也没谱。

    但今日这一用之后,杨毅震撼的同时,对业火的可怕,也有了更为清晰的认知。

    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原本嚣张无比的血婴魔帝,一直惨叫着,被烧成一缕灰烬,散于天地,良久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那血河在赤色火焰的不断焚烧之下,颜色也由血红之色,渐渐变成了幽黑之色。

    原本数十里长的血河,在业火的焚烧下,不断的开始凝缩着。

    直至某一刻,业火渐渐熄灭,空中只剩下了一条百丈长,水桶粗细的幽黑水河。

    “幽冥黄泉水!”

    无尘子震撼的看着那条幽黑水河,震撼的喃喃道。

    杨毅探手一抓,那条幽黑水河急速缩小,很快化作一道手指粗细,尺许长的黑色水线,漂浮在了杨毅掌上。

    这水线之中,隐约可见星星点点的业火在闪烁着。

    无尘子艳羡无比的看着杨毅掌中水线,拱手向杨毅道:“恭喜小友,既灭了魔头,又得了此幽冥仙宝——‘黄泉天河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