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6章:五行八卦神光镜

    血婴魔帝费尽心思,才好不容易培养出四个血神子。

    如今一下子被杨毅灭掉了两个,心疼的要死,舍了无尘子,疯狂向下扑去!

    “哼!魔头,有贫道在,岂容你放肆?!”

    无尘子冷哼一声,双手掐诀一点。

    那仙剑骤然一分为五,在半空凝成一道五行剑阵,定住了血蟒头颅,令其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方才与这血蟒接连交战一番后,无尘子终于窥破了这血蟒的弱点。

    它根本就不是真正魔兽,不过是血婴魔帝以血河凝成的魔道法象,想要击溃它,只需定住其头颅之内,操控这魔道法象的魔婴即可。

    果然,随着无形剑阵的运转,这魔道法象血蟒的头颅被定住后,其身躯摇晃之中,不断崩溃瓦解,重新化作了血河,漂浮在空中。

    血婴魔帝修为境界本就远比无尘子低,此时又被拿住了软肋,眼看便要彻底败了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血影自血蟒头颅中飞出,直扑向无尘子!

    “不好!师伯小心!”

    下方另外的三名五行天宗长老,顿时大惊,纷纷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这血婴魔帝境界远比方才的血神子高,料想其嗜血扑击的范围距离,肯定要比血神子远的多,而且只怕手段也更加狂暴阴毒。

    无尘子岂能毫无防备,他面色丝毫不变,骈指一点,一轮八卦镜,忽然间凭空浮现在其头顶上方。

    在其法诀催动下,那八卦镜中,顿时落下一道道金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光芒犹如实质一般,十分奇异。

    血影刚扑到金光范围,立刻惨叫一声,折身飞遁而走。

    “诸位立刻返回贫道的宝光葫芦!”

    无尘子大喝一声,操控八卦镜,循着气息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空中的血蟒失去控制,顿时哀鸣一声,重新化作血河,漂浮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无尘子并未召回仙剑,而是任由它依旧凝成剑阵,定住了血河。

    下方诸人,此时也是担心被血婴魔帝偷袭,不敢恋战,纷纷遁回宝光葫芦内。

    唯独杨毅不仅没退,反而接连出拳,又向其余两个血煞修罗攻去。

    第一尊血煞修罗,在杨毅接连的挥拳狂轰之中,身体惨叫着崩溃瓦解,血神子也没能逃脱,又被杨毅封印收走。

    不过,未等他去扑杀最后一尊血煞修罗,蓦然感觉到危机逼近,杨毅心神一动,神意之光瞬间浮现在体表。

    “嘭!”杨毅甚至没能看清楚血婴魔帝在哪,就直接被一股狂暴的力量,撞得飞了出去!

    “毅儿!”

    “杨毅……”

    无尘子和洛神机同时惊呼出声,洛神机更是直接冲出了宝光葫芦,准备去接应杨毅。

    却见杨毅的身影被撞出去数百米后,停了下来,接着一闪之下,又回到了血祭台附近,一脸凝重之色的盯着半空露出真容的血婴魔帝。

    最后一尊血煞修罗,忽地惨叫一声,血影飞出,如同飞蛾一般,扑向距离他数十米远的血婴魔帝。

    血婴魔帝吞下了这尊血神子后,身上气息顿时由天星境初期,提升到了天星境中期巅峰,魔威直接比先前强大了数倍。

    他的小眼散发着阴冷恶毒的光芒,死死盯着杨毅。

    若不是被杨毅毁了三个血神子,他的实力可直接提升至天星境圆满,比无尘子还要强大!

    “巫族小子,本魔帝今日无论付出多大代价,一定要你死!”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,血婴魔头,先过了贫道这关再说!”

    无尘子出现在了杨毅身前,把杨毅也纳入八卦镜落下的金光之中。

    杨毅顿时感觉到,身体仿佛浸泡在灵液温泉之中,无比的舒服。

    当然,不止是身体,他感觉元神似乎更加的舒爽,神意之光隐约竟好像在缓缓提升。

    他不由抬头吃惊的看了一眼那八卦镜。

    “此镜乃是本派专门用来封魔镇魔的仙器‘五行八卦神光镜’,放心吧,有此镜的五行八卦神光护持,就是神魔也能抵挡。”

    无尘子虽未转身,却也能察觉到杨毅的目光,向他传音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五行八卦神光?听这名字,似乎跟我的五行神意之光,颇有些相近啊,难怪我的元神沐浴在此金光之下,竟能够有所提升,真是好宝贝!”

    杨毅心中暗暗呢喃着。

    眼见得无尘子把杨毅弄到了自己的防御神光中,血婴魔帝神色顿时变得无比阴沉。

    血婴魔帝心中念头滚滚,想着今日有能够克制自己的五行天宗修士在,看来是没办法夺回血神子魔种,更没机会灭掉那巫族小儿。

    尽管非常不甘心,但血婴魔帝还是决定,先行撤离,日后再慢慢报复!

    反正他现在已成功炼出了血河,而且还意外让血河诞生了某种未知的神通,收获之大,远超自己先前所料。

    只要能够再血祭个数十亿生灵,让血河提升一个等阶,自己就能够再凝出更多的魔种。

    至于那巫族小儿,就更简单了,他吞噬了熊千绝的部分记忆,从熊千绝的记忆中,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可恶小儿,本魔帝知道你的来历,等着本魔帝的报复吧!整个江南域,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将会被本魔帝全部血祭!你,还有你,你们两个的族人,将是本魔帝第一批血祭报复的对象!”

    血婴魔帝用手指着杨毅和洛神机,发出了冰冷残酷的威胁,疯狂大笑着向空中的血河遁去。

    杨毅和洛神机二人,听到他的威胁,脸色同时大变!

    “道长,今日决不能放这魔头走脱,否则后患无穷!”

    杨毅目光冰冷的盯着那血婴魔帝,语气萧杀的向旁边的无尘子道长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五行天宗的颠倒阴阳五行阵,已经彻底锁死了千岛湖的空间,他即便能够暂时遁逃,也绝对逃不出这片空间!”

    杨毅脸色又是一变,他听出了无尘子道长的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无尘子似乎因没有把握能够留下血婴魔帝,竟有打算今日到此为止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道长,血魔的手段诡异而层出不穷,今日正是彻底灭掉他的良机,若是任由其遁走,来日再想追踪其下落,只怕就千难万难了!”

    杨毅向无尘子急切建言道。

    血魔跟修士不同,尤其是向血婴魔帝这样的邪魔。

    他们即可化为血色魔念,躲入普通人体内,令你根本无法窥探,也可操纵血河,躲入大地深处。

    即便有着颠倒阴阳五行阵锁住了这片空间,但五行天宗的人,不可能一直把这里锁住。

    若血魔真有心跟他们耗下去,五行天宗只怕未必耗得过他。

    这绝不是杨毅想要看到的情况,他没时间耗,也不敢拿江南域生灵的命来赌!

    今日无论如何,必须彻底灭掉这血婴魔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