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2章:合作和准备

    东宫太子府,太子平时用来接待重要宾客的崇明殿内。

    太子柴崇铸和太孙柴继勋等太子府重要成员,皆出席在列,隆重的接待了杨毅。

    柴崇铸表现的非常热情,丝毫没有太子的架子,把杨毅请到了崇明殿的偏殿,双方分宾主落座后,柴崇铸命自己身边的随侍太监,亲自为杨毅奉上香茗。

    杨毅目睹柴崇铸所做的一切,心中不由一阵感慨。

    这柴崇铸还真是个人物,为了大统之位,对自己这种现在只有紫府境修为的小人物,都能表现的如此礼贤下士,单是这种风姿就大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如此礼贤下士,真是令人佩服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杨先生谬赞了。先生能得诸葛阁主看重,未来必然不可限量,孤又岂能怠慢?”

    柴崇铸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笑说道。

    双方有说有笑的闲谈一阵,柴崇铸很巧妙的把话题引到了合作的问题上。

    杨毅既然已经做出了决断,自然不会拐弯抹角,很直接的道:“承蒙太子殿下看重,在下愿意效劳。”

    听到杨毅如此干脆的答应,柴崇铸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“先生放心,之前的条件照旧,孤再加上一条。先生虽为孤这太子府的太子宾客,但平时人却是自由的,勿须来太子府办公。若遇到重要事务,需要请先生出力时,孤才会派人去请先生来,先生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杨毅再次对柴崇铸刮目相看,这人能坐到太子之位,还真有其道理。

    “太子如此体恤,下官铭感五内!”

    听到杨毅竟更为干脆的直接改口为下官,柴崇铸高兴的哈哈大笑,立刻命人把早就准备好的官服,印玺以及腰牌等必要信物,全都取来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这些东西外,还有一些太子为杨毅特意准备的见面礼。

    杨毅也没客气,直接照单全收,这令柴崇铸更加高兴。

    杨毅越是干脆直接,他反而越放心。

    双方这次见面,对对方显然都非常的满意。

    “继勋,你带杨先生在太子府熟悉一番,若杨先生还有什么要求,务必全部满足。”

    柴崇铸作为太子,手中每天的公务自然极多,能抽出这么多时间单独会见杨毅,已经是十分不容易。

    在敲定了这件事后,柴崇铸便把杨毅交给了柴继勋。

    二人向柴崇铸行礼之后,退出了崇明殿。

    接下来,柴继勋按照其父要求,带着杨毅在太子府各处转了一圈,并把他介绍给了太子府其他的同僚官员认识。

    中午,柴崇铸特意安排了一桌家宴款待杨毅。

    宴席上,太子柴崇铸又把自己的几个亲信之人,也介绍给了杨毅认识。

    让杨毅大感意外的是,三皇子和六皇子竟然都是太子的忠实簇拥!

    当然,真正让杨毅意外的人物,其实是六皇子。

    此前杨毅在沧浪城时,还曾听到过六皇子和太子关系不好的传闻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那些传闻应该都是太子刻意放出去的烟幕弹而已。

    杨毅在太子府待了一天时间,大有收获,晚上回到天机阁之后,回想这一日的经历,心中感触良多。

    此际,他感觉自己对柴昭的布局,有了更多猜测,也隐约抓到了一丝诸葛鸿所布之局的痕迹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柴昭无论做什么,其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冲击武帝之境。

    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,一切事情他都可做,一切人都可牺牲,包括他自己最宠爱的子女。

    在这一过程中,若是他自己的子女敢挡他的路,杨毅相信,柴昭会毫不犹豫的出手镇杀。

    柴崇铸真正的不安,其实来自于对他父亲的畏惧和担心,因此在目睹了诸葛鸿被父亲算计后,柴崇铸才做出了拉拢杨毅的决定。

    诸葛鸿的目的是什么,杨毅并不清楚,但他的布局无疑却是跟大周皇朝有关的。

    杨毅心中明白,无论他愿不愿意,其实都已被牵扯进了局势之中。

    想要摆脱被掌控的命运,就必须要清楚参与布局的各方,掌握主动,破开不利于自己的局面,进而掌控全局。

    先接受了诸葛鸿的邀请,如今又达成了跟太子府的合作,自己如此主动的入局,必会引起一些布局者的关注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等待了。

    或许转机变数会在星武斗战会过程中出现。

    现在距离星武斗战会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,杨毅决定尽最大可能提高灵武战力。

    这方面他需要做两手准备。

    在与太子府达成合作后的第二日,杨毅离开天机阁,按图索骥,找到了东城符家的府邸。

    如今白龙真武殿和鸣剑谷的人马,全都住在符家府上。

    得知杨毅来拜会的消息,洛海川命人把杨毅带到了自己的住处。

    见到洛海川,杨毅恭敬的上前行了一礼,然后跟旁边的洛天娇亲昵的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洛海川招呼杨毅落座,随后询问了一些他的近况。

    杨毅全都老实认真的回答了他。

    得知杨毅现在已代诸葛鸿暂掌天机阁,洛海川不仅没有丝毫高兴,反而一脸担忧。

    “杨毅,你难道没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妥吗?”

    杨毅苦笑道:“晚辈当然也察觉到了,不过如今势成骑虎,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总觉得那个诸葛鸿没安好心,你一定要小心他。”洛海川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嗯,晚辈定会留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次来找老夫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?”

    洛海川见杨毅神色有些犹豫,便主动问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目光如炬,晚辈今日前来的确是有事情相求。前辈,咱们前番在鳄皇岛遭遇的那个鳄皇,现如今如何了?”

    杨毅也没矫情,很干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头鳄鱼精没什么事儿。说起来,你小子还真行啊,你到底用了何种手段?居然能够伤到鳄墨的兽魂,真是令老夫刮目相看!”

    洛海川目露奇光的看着杨毅,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晚辈偶然学到的,跟御兽有关的灵武秘术。”杨毅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灵武秘术?原来如此。”洛海川点点头,随后神色古怪的道:“你突然问起那头鳄鱼精,莫非你想用御兽术驯服他?”

    杨毅失笑道:“前辈说笑了,晚辈岂敢如此狂妄?实不相瞒,晚辈是想弄一个比较强大的凶兽的兽魂来炼制一样秘宝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”洛海川点了点头,失笑道:“你小子也真敢想,那鳄墨可是一头化形了一半,修为达到半步妖皇境界的凶兽。即便是地星境初期的武皇出手,都未必能杀的了他,所以,这件事就不用想了。”

    听洛海川这么说,杨毅只能露出遗憾的苦笑。这件事连洛海川都没办法,那他自然就不用多想了。

    妙书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