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章:灵修之法(五更)

    “杨施主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智真笑呵呵看着杨毅,面有得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两年前,贫僧初次见到施主,便觉得你有慧根,与我佛有缘,当时便向施主发出了邀请。凭施主的慧根,只要拜入佛门,不出十年,便能修成佛门大神通。”

    “错了。”木偶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智真不解的看向木偶。

    木偶认真的道:“杨施主慧根之高,乃老衲生平仅见,只要修炼我佛门神通,不出三年便可大成。”

    王超等人面面相觑,吃惊的看了看木偶,又看了看杨毅。

    “慧根?那是什么东西?我们有没有?”陆虎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木偶摇头道:“诸位并无慧根。”

    陆虎脸色顿时一黑,王超也有些无语,吴钰则一脸担忧的看着杨毅,似乎生怕他被这妖僧说动,出家当了和尚。

    杨毅淡淡的笑了笑,问道:“圆法大师,你现在是什么境界?”

    “真灵期初期。”木偶傲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比之武者,相当于哪个境界?”杨毅又问。

    木偶迟疑了一下,道:“应该跟真武境相当吧?”

    “相当于真武境了啊,那也就是说,你的所谓神通,应该能够跟真武境宗师的真武战技相提并论了?”

    杨毅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让你的本尊出来,接我一拳试试。”

    王超等人先是震惊的看了看那木偶,又皆愕然看向杨毅。

    “小施主对自己的力量这么自信?你不过紫府境初期,已能跟真武境宗师交手了么?

    木偶人性化的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杨毅摇了摇头,道:“非也,我只是纯粹对你口中所谓的神通,瞧不上眼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木偶哪怕是个得道高僧,但听了杨毅这话,也是产生了嗔怒,“也罢,既然小施主如此自信,那老衲就如你所愿。不过,不必本尊出手,一具分身木傀足矣!”

    杨毅上下打量了这木偶几眼,失笑摇头。

    “圆法大师,你不怕我这一拳,震散了你的真灵么?我的武魂,跟一般人的武魂可不同,你可要考虑清楚了,我这一拳,不会留手。”

    木偶顿时犹豫不决起来,吃惊的看着杨毅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能看出,我是真灵附身在这木傀上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我有慧根么?那自然是能看出来的了。”

    杨毅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所谓的慧根,在道门也被称为灵根吧?”

    “你是如何得知?”木偶惊道。

    “猜的。看来你所谓的佛门神通,道门法术,也不过是只修性,不修命的旁门左道而已。”

    杨毅神色越发淡然,对这所谓的佛门神通,道门法术,并不如何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!那就让老衲领教一下小施主的神拳吧。”

    木偶被杨毅如此鄙视奚落,顿时大怒,抬起木偶手臂,便朝杨毅按下。

    杨毅双手抱臂,并没有出手的意思,淡淡的看着木偶。

    一股恐怖的诡异力量,凭空而生,朝着杨毅席卷而去,外人根本无法窥探察觉到这股力量,但随着木偶一掌按出,却本能的产生出一股心神动摇,神魂惊惧的可怕感觉。

    只是那力量到了杨毅数尺外,便戛然而止,再也无法前进分毫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你,你修炼过灵魂?”

    看见这一幕,木偶大惊失色,再也不复之前的傲然自信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杨毅摇了摇头,淡然看着木偶,又道:“你这连神识都算不上的精神力量,应该是灵识吧?不过如此。圆法大师,不知你的肉身若死了,真灵还能存活几时?”

    他这轻描淡写的一句,却如同雷霆,震的木偶脸色大变,神色难堪。

    “命都没了,魂岂能存?佛门道门这样的灵修之法,只怕不到一定境界,不能长久。且所谓的神通法术,若遇到元神境的武王,也是不攻自破吧?”

    杨毅兴致索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日遇到了明眼人,倒是老衲献丑了。”木偶很快收拾心情,苦笑道,“小施主说的不错,我等灵修之士,若不修炼到地灵之境,的确无法长久。”

    他接着话锋一转,又道:“不过,小施主也的确小看了我们灵修之士的能力。我等肉身虽朽,但只要修得一丝真灵,再找到合适的器物存身,比常人多活百年,还是完全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所谓的阴灵了么?”杨毅恍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木偶点了点头,自得的道:“阴灵受限虽大,白日无法现身,夜晚却能在大地山川遨游,一息数里,倒也逍遥自在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方外之人,追求的便是逍遥,倒也说得通。”杨毅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相逢也算有缘,我佛门讲求因果,既然结了前因,今日到不能不了结此果。小施主有慧根,不修炼都能有如今的成就,贫僧不忍见明珠蒙尘,欲把毕生总结的修炼心得相赠,请小施主笑纳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木偶抬手向杨毅一抛,却见一枚巴掌大小的玉简片,不知从哪出现,平平飞向杨毅。

    杨毅神识一动,那玉简片便浮在半空不动了。

    木偶见此,目中的遗憾可惜之色更甚。

    “绝世的灵修天才啊,不修炼灵修之法,实在可惜,实在可惜!”

    “无功不受禄,大师此物太过贵重,还是收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杨毅犹豫了一下,催动神识,准备把玉简片重新还给木偶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身外之物而已,就当是结个善缘吧。”木偶坚持道。

    杨毅道:“还是算了吧,我不想分心他顾。”

    木偶急道:“杨施主是想要老衲这百十岁的人,磕头求你收下吗?要不是奈何不得你,老衲今日非得剃度你出家不可!如此良才美玉,岂可暴殄天物?”

    “可你给我了,我也没工夫修炼啊。”杨毅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万一要有功夫呢?你就收下吧,没事儿的时候看看,或许对你的武道也有帮助呢?再不济,万一日后遇到道门那些牛鼻子,他们不似老衲这般好说话,强要收你,也好有个防备不是?”

    木偶苦劝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几人,早看的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智真愤愤不平的嘀咕道:“这小子怎能这样?人家求都求不来的东西,圆法大师还要求他收,真是太气人了,我看不下去了!”

    王超等人也是一脸怪异的看着杨毅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怎么这么妖孽?连这什么听都没听过的灵修之法,都拥有妖孽般的天赋?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大师如此说,那我就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杨毅这才勉为其难,收了那玉简片。

    智真和王超等人,顿时纷纷朝着他翻了个鄙视的白眼。

    木偶喜笑颜开,道:“这就对了,小施主若是有什么看不明白的,可随时来灵隐寺,老衲随时都有时间帮忙为你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再说吧。”杨毅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然后拱手道:“圆法大师,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慢走,慢走!智真,还不替老衲送送杨小施主!”

    木偶笑眯眯的点头,又瞪了智真一眼,这才心满意足的转身回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