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:一拳击败,打断手脚

    “那不是高级班第一废材杨毅么?他怎么来武者营了?”

    “一年都没练出内力,难道一个月不见,这家伙就修出内力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们还记得吗?去年年底快放假的时候,这家伙被韩江狠狠修理了一顿,听说韩江今日也要参加入门考核,你们猜,待会儿两个人会不会打起来?”

    “打起来是一定的,不过,肯定是这家伙再次被韩江教训一顿呗。要我说,这杨毅也真倒霉,平时把韩江当朋友,好心接济,最后反而落得被揍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江湖水深,人心难测,轻易还是不要做烂好人,没好下场的,杨毅就是最好的例子。”

    杨毅刚来到武者营入门考核的演武场外,就听到了各种各样的议论。

    杨毅对这些议论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嘴长在别人身上,别人想怎么说,自然管不住。

    有实力才有让人信服畏惧的威慑力,没能力嘴巴说的再厉害,也毫无用处。

    不过,有些麻烦,并不是想躲就能躲的掉的,况且他也没打算躲。

    他才走到演武场一旁,就有一些好事者,跑过去把消息传递给了韩江。

    韩江去年虽然已经报备,登记了信息,不过尚未参加入门考核,并不算武者营正式弟子。

    今天开学,恰好也是每个月武者营入门弟子考核的时候。

    韩江想要成为武者营弟子,自然也得来参加考核。

    韩江接到消息,从人群中走出,朝杨毅笔直的走了过来,脸上还挂着冷笑和不屑。

    “有好戏看了!”

    此时负责考核的武者营长老,还没有来,参加考核的众弟子,都聚在演武场聊天,正没什么消遣,一见有热闹看,纷纷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离着还有十几米远,韩江就嘲弄的说道:“哟,这不是高级班第一废物杨毅么?你不打算留一级,继续在高级班再待一年么?怎么跑这种不该来的地方?莫非是来碰运气的?”

    杨毅上下打量了韩江几眼,炼体境四层,气息还有些不稳,太弱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前身,以前居然被这样的垃圾教训了,还真是很气人。

    今天正好借此机会,狠狠教训韩江一番,出口恶气,让他明白恩将仇报的下场。

    韩江修炼的并不是人级低阶的常山拳,而是靠山拳,属于人级中阶功法。

    杨毅记得,这路拳法,对方仅仅只修炼到了入门,尚未小成。

    “韩江,看你的样子,做白眼狼做的很有滋味啊。”

    杨毅不屑的一笑。

    这句话,直接刺激到了韩江心底最脆弱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和杨毅的恩怨,整个武院高级班的学员,几乎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不少高级班的学员,都嗤嗤的发出嘲笑声,神色古怪的看着韩江。

    也有人摇头叹息,可怜的看向杨毅,觉得杨毅太不知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去年年底,他就被韩江狠狠羞辱教训,现在还不懂得收敛,竟敢在这地方,当众嘲讽韩江,看来又要被韩江打个半死了。

    “杨毅,你找死!看来,上次的教训,还是不够。你今天不是要来参加考核么,就让我先检查检查,看你有没有考核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韩江狞笑着,不由分说,一拳凶狠的向杨毅砸去。

    “靠山拳第四式——半步贴山靠!”

    望着韩江这凶狠的一拳,杨毅不闪不避,微微眯着眼,仿佛被吓傻了一样。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,顿时发出一阵嘘声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要看一场好戏,结果却是一面倒的碾压,真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这小子不行,这下要吃大亏了吧?做人还是要懂得伸缩,实力不行,就乖乖盘着,强行出头,还不是要落得再次被人羞辱教训的下场?”

    “给我跪下!”

    眼看着自己这一拳,就要轰到杨毅脸上,韩江顿时露出了快意的狰狞表情。

    “跪下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杨毅连形意拳都懒得用,直接施展出圆满境界常山拳的第六式,跨步前冲,右拳后发先至,一拳狠狠轰在韩江的小腹。

    出乎众人所料的一幕出现。

    两人交手,败的并不是杨毅,居然是韩江。而且是一招就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韩江的身体,如同破麻袋,直接飞了出去,狠狠的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我修炼的可是人级中阶的靠山拳,怎么可能会被人级低阶的常山拳击败?”

    韩江趴在地上,一张脸因痛苦,扭曲到了一起,难以置信的看着杨毅。

    众人这时候也被这一变化惊呆了,瞪大眼睛,心里有着跟韩江一样的疑惑,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刚才嘲笑杨毅的那些人,这时候表情都变得非常尴尬,讪讪的一哄而散,生怕杨毅找他们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杨毅走到韩江跟前,俯视着这个卑鄙小人。

    “你的靠山拳,练的太差了。那日你恩将仇报,当众羞辱我,我就说过,终有一日,让你百倍偿还,今日断你四肢,给你一个教训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杨毅在韩江惊恐的眼神里,毫不留情,狠狠几脚,踏碎了对方双腿双臂。

    韩江发出杀猪般的惨叫,如同一滩烂泥,疼的在地上打滚。

    杨毅摇了摇头,眼神如同看着一个微不足道的可怜虫,一步跨过韩江,向考核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这样的小人物,不值得他浪费精力。

    众人被杨毅凶狠的手段所摄,纷纷让开道路,没有一人敢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至于地上如同烂泥的韩江,更没人愿意多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这样的白眼狼,谁还会去可怜他呢?

    韩江被杨毅踩断手脚,又听到周围的嘲笑和议论,羞愤欲绝,眼中闪过凶狠之色。

    “杨毅,你不要得意!我已经卖身赵府为奴,日后肯定能学到赵家绝学,你今日加在我身上的羞辱,来日必定百倍奉还!”

    杨毅回头不屑的看着韩江,冷笑道:“一个没骨头的奴才,能有什么出息?趁我还没改变主意,有多远滚多远,否则,我不介意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韩江脸色变了变,惊恐的看了杨毅一眼,艰难的爬着离开了演武场。

    杨毅摇了摇头,这韩江如果真有骨气,靠着自己的努力苦修,修炼有成,找自己报仇,他说不定还会佩服一下对方。

    为了能够获得更好的功法,出卖自己的尊严,卖身为奴,这辈子也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何况他的手脚都被自己踩断,即便接续长好,也会留下无法逆转的隐患。

    这种废物,赵府又岂会再收留?

    “考核开始。”

    考核的长老,手里拿着一个本子,一支毛笔,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众人赶紧排好队,准备考核。

    “先在本长老这里登记信息,然后去那边参加考核。考核的规则不变,还是两项,全部通过,就是武者营正式弟子,通不过,哪来的滚哪去。”

    考核长老懒洋洋的开口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大家随后赶紧排队在他这里登记,完了之后,朝着演武场摆着考核器具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两项考核,一项是测力,只要能举起八百斤的石锁,就算通过。

    另一项是测内气,这个专门有特定的工具“测气盘”,只要运转内力,往“测气盘”上打一掌,具体是什么境界的内气修为,直接就能检查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