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:小试身手

    盗贼冲下山时,杨毅就察觉到不对,对方提刀冲入亭子,一刀劈飞两名护卫,杨毅立刻判断出,这盗贼修为不低。

    姐夫带出来的几名护卫,并不是城主府出身,修为不高,都是炼体境五六层的武者。

    那盗贼能够一刀劈飞两人,起码有炼体境七层修为。

    盗贼中宫直进,一刀当头向杨毅劈下,另一只手趁势抓向赵小虎,显然并没有把杨毅这个少年当成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小虎躲在杨毅身后,吓的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杨毅冷眼看着劈下的长刀,凛冽刀光,激起杨毅本能反应,他身体绷紧如弓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等那长刀快要劈到面门,杨毅忽然动了,头颅微微一偏,如同演练好的一般,轻易避过这一刀。

    早就蓄势待发的右拳,骤然崩出!

    正是形意拳五行式中“崩拳式”的“半步崩拳”。

    静若处子,动如脱兔,不出则已,一出如箭。

    那盗贼根本没料到,随便冲入亭子,竟然遇到了高手,刀招用老,还没来得及变招,便被杨毅这一拳,狠狠崩在胸口。

    盗贼惨叫一声,身体如同被利箭射中,身体踉跄跌出亭子,摔倒在山坡上。

    他手里的刀,也在中拳跌出时,拿捏不稳,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盗贼口中喷血,伏在地上,挣扎半晌,愣是没站起来,用手指着杨毅,眼睛里充满了惊骇。

    “舅舅好厉害!”

    眼见杨毅一拳击败盗贼,打的对方吐血,半天爬不起来,赵小虎崇拜的看着杨毅,连连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赵华章和杨秀云,这时也冲到杨毅身旁,赵华章一把抱起儿子,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表情,杨秀云则惊讶的看着弟弟。

    “小弟,你炼出内力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杨毅点点头,然后看向那盗贼,向赵华章问道:“姐夫,此贼该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儿子差点遇险,赵华章毕竟是赵家人,哪怕只是个书生,心里也蓄满愤怒。

    “把他给我抓起来,送去常山城死牢。竟敢想要劫持我赵华章的儿子,简直太放肆了!”

    方才被劈飞的两名护卫,这个时候,已经把那盗贼恨死,哪里会手软,提着枪,上去照着盗贼双腿双臂,狠狠戳了几下,彻底废了此人。

    两人随后找了绳索,把这奄奄一息的盗贼捆了,准备带下山去,送入常山死牢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贫僧智真有礼,见过赵公子。”

    十几个和尚,这时候气喘吁吁的已经冲下山来,见到盗贼被擒,为首一名中年武僧,面上露出喜色,连忙走进亭子,向赵华章稽首一礼。

    “智真长老,这是怎么回事?”赵华章点点头,看向智真。

    智真稽首,解释道:“今日恰逢元宵庙会,来灵隐寺上香的恩客颇多,此贼眼见得功德箱中,积攒了些香火钱,竟然趁着夜幕,打破功德箱,盗走了里面的香火钱,罪过,罪过!”

    十几个武僧,这时围在两名护卫和盗贼四周,没有得到首座指示,并不敢上前去搜盗贼的身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们就把他身上的香火钱取走,这人我要拿回去锁入死牢。”

    了解了事情原委,赵华章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众武僧这才有一人走出,在盗贼身上一阵摸索,搜出了一个钱袋,看分量颇重,应该有不少钱。

    “多谢赵公子。看此贼伤势,应该是被人一拳重创,此等刚猛拳法,与我佛门金刚伏魔拳颇有异曲同工之妙,不知是贵府哪位护卫所为?”

    智真长老找回香火钱,并没有立刻离开,反而颇有兴致的扫视着亭子里的人。

    赵华章微微一笑,指着杨毅道:“这位是我家孩儿小虎的舅舅杨毅,那盗贼正是被他一拳所伤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当真是英雄出少年,贫僧观小施主英气内敛,器宇不凡,他日必能成为一代江湖奇侠。”

    智真向杨毅稽首宣了一声佛号,连连赞叹。

    “大师父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杨毅不卑不亢,笑着回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小施主日后若是有暇,不妨来灵隐寺小坐。本寺罗汉堂弟子,也擅长刚猛拳路,大家正好切磋切磋。”

    智真笑着向杨毅发出邀请。

    “以后再说吧。”杨毅笑了笑,没有答应,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下山的这些武僧,一个个看起来壮实,但才跑了这么点路,就气喘吁吁,实在不怎么样。他可没什么兴趣,与这种半吊子武僧切磋。

    智真颇有深意的看了杨毅一眼,带着众武僧离开。

    经过这段插曲,大家也没什么心情再逛,便收拾一番,下山回城。

    一路上,杨秀云没口子的夸赞杨毅了得,鼓励他再接再厉,争取将来能够拜入凌云派。

    赵华章也很感激自家小舅子,嘴上没说什么感谢的话,不过看杨毅的眼神,颇为赞赏。

    回到小院,杨毅回忆今日一战,收获颇多。

    别看与那盗贼,只交手一合,但这其中却大有门道。

    高手过招,胜负往往就在一招之间。

    若非连日苦修,战力暴涨,遭遇今天的情况,杨毅只怕就要遇险。

    而且若不是那盗贼小看杨毅,导致麻痹大意,凭他的刀法和修为,杨毅想要一招拿下他,恐怕也很难。

    杨毅终结得失,简单的收拾后,再次跳到院子中,练起形意拳。

    接连把五式拳法打完,杨毅收拳,面上露出了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崩拳式居然大成了,看来只躲在家里一味苦练,并不是什么好事,唯有练熟招式,再多参加实战,才能更快的提升境界战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元宵节过罢,常山武院也正式开学。

    杨毅清晨起来,按照惯例,练完桩功和常山拳,收拾了一下,离开小院。

    武院的大门口,停满了各种各样的马车。

    除了初级班和中级班的家长和学员,今日还有不少要来报名,参加常山武院新一届学员考核的少年和家长。人头攒动,摩肩接踵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过了今日他就不再是常山武院挂名弟子,而是正式的武者营弟子。

    一股豪情,充塞胸间。

    杨毅从侧门踏入武院,径直朝着武者营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武者营门口,杨毅被看门的守卫拦下。

    “来人止步,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武院高级学员杨毅,今日来武者营报备,参加入门考核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杨毅从怀中掏出了自己的学员牌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。”守卫检查完学员牌,这才放行。

    杨毅跨过大门,正式进入常山武院武者聚集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后,我杨毅也是一名武者了,这里是我的起点,未来就在我的脚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