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:常山杨毅

    昏暗阴冷的房间里,床铺上躺着一个半大少年。

    他瞪着眼睛,略显迷茫的看着屋顶上雕漆彩绘的横梁,口中轻声自语:“想不到,我不仅没死,还穿越重生了,连名字都一样,也叫杨毅,难道是巧合?”

    杨毅前世是地球华夏一个痴迷古武的大学生,平时比较喜欢收集各种跟古武有关的东西,破旧的古董枪头,半截的断剑,各种稀奇古怪,标注着出自某某年代的拳谱。

    只要是跟古武有关的东西,他都喜欢收集。而且还曾跟着某个广场舞老头,学过半年时间的形意拳,练了一膀子怪力。

    不久前,杨毅从某宝邮购了一小箱套装古董,里面有一把三寸长的小剑,一颗龙眼大的黑珠子,两个指环。

    卖家在网上鼻涕一把泪一把,信誓旦旦的说,这是他祖上传下来的宝贝,传了十几代了,要不是急缺钱等着救命,绝对不肯拿出来卖。

    杨毅买回来后,迫不及待拆开了包装,刚拿起那小剑和黑珠子,莫名其妙就穿越了……

    杨毅感觉自己神经有点大条,如果其他人遇到这样的事情,灵魂是自己的,身体却变成了另一个人,只怕会发疯发狂,他得知后居然还有点窃喜。

    躺了快半小时,两个不同的记忆,差不多融合完毕。

    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,他现在身处的世界,是个崇尚武道,实力为尊的世界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,几乎人人习武,成为武道强者,问鼎绝巅,几乎是每个武者的梦想。

    甚至整个世界的最高权力,也都掌握在武道至强者手中。

    普通人在这世上,地位低下,命如蝼蚁,随时都有可能死在武者手下,或者凶兽口中。

    记忆中,自己是常山镇第一武道家族,杨家的子弟,十岁离家,被父亲送入常山城的常山武院初级班练武,十二岁达到炼体境三层,完成了武者前期筋骨皮的淬炼。

    只要能再进一步,炼出一口内气,达到炼体境四层,就能够成为真正的武者,有机会成为常山武院的正式弟子,加入常山城武者营,成为一名光荣的武者。

    老天好像跟杨毅开了一个玩笑,整整一年,他日夜苦练,却连武院所传的一套基础常山拳法,都只能练到第三式,迟迟领悟不了第四式,因此一直没能练出内力。

    与他同期的学员,进入高级班后,最快的一个月就练出内力,成为武院正式弟子,加入了武者营。最慢的也不过只用了三四个月,就练出了内力。

    武院初级班,中级班的记名弟子,不过十一二岁,有的甚至已完成了筋骨皮淬炼,追上了他这个即将毕业的高级班弟子。

    再有一个多月,新学期开始,高级班就算彻底结束,如果那时他还无法达到炼体境四层,就要被武院扫地出门,返回常山镇杨家,从此做个平凡的普通人,终老乡里。

    杨毅回忆到这里,已经有些忍不住想要爆粗口了。

    “老天既然让我灵魂穿越,来到这个崇尚武道,实力为尊的世界,我怎能甘于平庸,沦为普通人,终老乡野?必须要赶紧炼出内力,冲到炼体境四层,加入武者营!”

    杨毅前世就是个痴迷古武的疯子,如今大好的机会,重生在武道世界,岂甘平庸?

    “记得前世我学的那套形意拳,就是内家拳法,接下来的一个月,就修炼常山拳和形意拳,一定要修出内力!”

    主意已定,杨毅不由又想起来几天前受辱之事。

    杨毅迫于压力,年关放寒假,也没打算回家,决心一直留在武院苦练常山拳。

    几天前的一个午后,他在武院的演武场练习拳法时,遭到同在高级班的学员韩江的羞辱。

    韩江来自清溪镇,家里只是普通渔民,并不是武道家族,这样的寒门子弟,能够进入常山武院,是很少见的。

    听说他的这个名额,还是他父亲用自己的命换来的。

    杨毅平时看他生活比较可怜,曾多次拿出自己的私房钱,接济过他。

    韩江对此并未心存感激,反而恩将仇报,最近修出内力后,丑恶的嘴脸彻底暴露,在演武场当众大肆羞辱杨毅,甚至还动手,把杨毅打伤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自己家里条件不错,能够买到一些较好的疗伤药剂,杨毅这次说不定会落下终身残疾的病根。

    “人心险恶,武者的世界更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从这件事的经历,杨毅悟出了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韩江这种人,内心阴暗,把杨毅这番好心接济,竟然当成了施舍与羞辱。

    他等到自己在武道上超越了杨毅,觉得杨毅天赋太差,这辈子也就止步于此,便暴露出丑恶本性,狠狠羞辱杨毅,来满足他那扭曲阴暗的心理。

    “草,这个仇必须报。”

    杨毅握紧拳头,眼神冰冷。

    “武者营也必须要加入,不然就没有机会,进入更高级的地方,学习更高深的武功。”

    放下拳头,杨毅的心思,又飘飞到更让他神往的地方。

    常山城只是凌云府境内一百多个武城之一,城中的武院和武者营,都只是为凌云派培养外门弟子的分院。

    如果说常山城是境内八镇的庞然大物,那么凌云派就是凌驾于整个凌云府的超然势力。

    真正有天赋的武者,早早就被甄选出来,拜入了凌云派。

    杨毅记得,自己家族中,就有几个天赋不凡的堂兄堂姐,并没有被送来武院,而是早早的就被凌云派破例收入门墙。

    当然杨家其他大多弟子,也都跟杨毅差不多,甚至略有不如。

    他们还不如杨毅幸运,能被送来武院学习,只能留在常山镇的族学练武。

    杨毅的父亲杨玄霖,曾是常山城武者营的统领,与城主有着多年的上下级老关系,这才能把天赋一般的杨毅,送入常山武院深造。

    “饭要一口口的吃,事情也要一步步的做,先炼出内力,加入武者营,找韩江报仇。然后在十五岁前,修炼到炼体境九层,参加凌云派的入门弟子考核!”

    定下目标,杨毅起身,离开房间,来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常山拳法共有九招,前面的六招,是“外练筋骨皮,内练一口气”的基础拳法,都没有名字,到了第七招,才开始有名字,分别是“横云”、“点星”和“龙吼山”。

    杨毅闭着眼睛,先把拳式在脑海中过了一遍,心中回忆前世修炼拳法时的经验和状态。

    这套拳法,杨毅以前不知练习了多少遍,前面的拳式早就烙印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找到状态后,杨毅跳到院子中央,一招一式演练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练拳,跟以前的感觉完全不同,三招基础拳法,一招一式练完,毫无任何凝滞不畅的地方,简单的如同吃饭喝水。

    他顺势打出了第四招,接着第五招,第六招,直至第七招“横云”!

    噼啪!

    一阵隐约可闻的筋骨爆鸣,在挥出的右臂上炸响。

    接着一股微弱的热流,缓缓在右臂经脉中诞生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!”

    杨毅心中微微有些惊喜,但并没有感到多少的意外。前世怎么说他也曾凭借形意拳,炼出过内力,在拳法上小有所成,对此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“韩江,等着吧,我会让你明白,恩将仇报的下场!继续,争取炼出更多内力。”

    杨毅很清楚趁热打铁的道理,练出一丝内力,不算什么,把内力炼的能在经脉游走,并最终汇入气海丹田,才算是真正踏入炼体境四层。

    杨毅闭着眼睛,放松身心,然后一遍遍重复练习常山拳前七招。

    右弓捶拳,左弓摆拳,上步冲拳……第七招“横云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连练了十几遍,右臂经脉中的内气,不断壮大,由一丝,变为一缕,由一缕变为一道,运行的速度,也由最初的缓慢,变得如同流水,不断加快。

    数十遍后,杨毅大汗淋漓,感觉浑身力量都被压榨一空。

    终于,那道内气,顺着经脉一路向下,冲入小腹气海部位,汇入丹田,化为了一小团内息,蛰伏不动。

    “炼体境四层初期,成功了!”

    杨毅的疲累一扫而空,神情振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