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五章内部矛盾

    第三百一十五章矛盾丛生

    陆子云说服了宫良周,李玄机那边自然碰了钉子。

    无极宗不愿意出面,高鸿羲也借闭关脱身。

    李玄机与姬宣德见面后,内心深处都不愿意放弃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云霄宗与姬宣德夫妇,与紫阳宗既有利益冲突,也有很难化解的仇恨。

    这一次云霄宗下了大决心,如果不抓住此次机会,姬宣德、杨玄真绝不会甘心。

    一旦抓住机会斩杀仇人,也能了却他们心中多年的仇恨。

    前段时日,青禅从云霄宗三元婴手上全身而退,这种战力让杨玄真日日担心受怕,就连姬宣德,内心深处也不敢随便离开山门。

    青禅的修为才元婴三层,神通手段就如此可怕,从李玄机那边看到这一情报,在结合自己的一些推测,杨玄真已经有七八成把握,青禅就是柳玄烟转劫之人。

    算算年纪,柳玄烟转劫竟然抛弃了前世的一切,这种疯狂的做法让杨玄真夫妇内心极其恐惧。他们怎么也想不清楚,究竟是什么让柳玄烟做出这一决定?

    “如果我当年抓住机会,多在虞国找找看,也许就能提前杀死这个祸根。只恨我被柳玄烟吓破了胆子,心中一心求稳,唯一一次下山还遇到柳灵均。此次行动虽然冒险,连高鸿羲、宫良周也不看好我们,我与宣德反而要坚定信心。就算不能杀死柳玄烟,也要毁了紫阳宗的传送阵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杨玄真心中顿时悔恨万分。

    见杨玄真脸上五味杂陈,先是悔恨,然后又一脸坚定,姬宣德清楚妻子已经下定决心,让她一个人去,姬宣德也不放心,尽管他自己内心中也有些七上八下,感触很深。

    高鸿羲不愿意帮忙,宫良周也推脱不参加此次行动,让姬宣德内心更加谨慎。

    姬宣德清楚,高鸿羲、宫良周这些人都算是阳火宫、无极宗核心,他们不愿意参加,除了不看好此次行动,应该还有别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几年前李沧海找了一次高师兄,此后不久高师兄就返回了山门,退出了围杀柳灵均的行动。李沧海的背后是元神老祖余道人,莫非余道人与柳灵均有不为人知的交情?这怎么可能,难道柳玄烟真的有望元神?

    南崖州如今的局势,只有再出一位元神真人才能破解困境,最近两千年两位元神老祖先后选定了几个人,掌门梁竟冲也在他们的关注中,莫非柳玄烟已经入了两位元神老祖之眼,真的有机会炼成元神?恐怕只有这样才能说得通。”

    压下了心中疑惑,姬宣德夫妇将李玄机带入自己洞府中,宾主落座之后,他们相互交换了情报,杨玄真也将自己的猜测亲口告诉了李玄机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震惊的消息,李玄机一脸惊赫道:“这个消息准不准?”

    杨玄真道:“这只是我的猜测,不过按照我对此人的了解,她绝对可以做出任何出人意料的事情。柳青禅绝对是柳玄烟转劫之人,上次在神女峰交手,从她的出手习惯上我就有些疑心。结合这些年方方面面的情报,我的把握感觉超过八成。”

    李玄机点头道:“不管怎么样,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要尽快通知无为宗、明心宗三位道兄。此战无为宗、明心宗除了三位元婴,还有十几位金丹,百余位紫府一同参加行动,我们这一股力量,将作为一股奇兵,仿佛一把尖刀插入紫阳宗的核心。”

    姬宣德道:“凌霄道友他们那边要轻装简行,不要与柳玄烟兜圈子,调集大军直接杀向灵井山,逼迫柳玄烟现身。”

    李玄机道:“只要我们这边动了,凌霄师兄那边自然会配合我们行动。”

    一个月之后,等明心宗、无为宗调齐了人手,李玄机五人从原来宋国边界入境,直插灵井山中心。

    因为提前有了配合,凌霄真人也带领大军快速行动,与姬宣德五人一举将灵井山团团围困。

    灵井山内部有大量的传送阵,与紫阳宗的五阶灵脉都能联通,可以抽调大量的援兵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青禅截断辎重,云霄宗、无为宗、明心宗仅仅抽掉了紫府以上的高手参与战争。

    参加围攻灵井山的修士,加起来也就六百余人,除了十位元婴,还有五十三位金丹,紫府修士五百余人。

    灵井山内部仅有元婴修士四人,金丹修士十二人,紫府修士六十余人,不过筑基期修士却有一千六百人,练气期修士五万人。

    依靠大量的低阶修士,护山大阵的防御非常稳,根本不是一点儿高阶修士就能撼动。

    云霄宗联军攻打了一个多月,依旧劳而无功。

    张志玄四人在内部坚守,青禅在外面充当奇兵。

    有青禅在外面牵制,凌霄真人这个修为最高的战力也不敢贸然分心,以免被敌所趁。

    看眼久攻不下,几位元婴修士也变得非常焦躁,毕竟紫阳宗占据地利,消耗下去联军损失更重。

    “凌霄道兄,应该下决心了。如果云霄宗不拿出六阶破阵珠,我们就带兵返回山门。现在是你们兑现承诺的时候了,我们无为宗修士绝不能当做炮灰使用。”说话之人是无为宗飞象真人,无为宗仅有一位元婴,此人与前代元婴德兴真人是三代之内的血亲。

    为了争夺一件珍贵的灵物,德兴真人与柳玄烟大打出手,最终丧命在柳玄烟手中。虽然宗门力量不强,全靠飞象真人一人支撑,此人依旧义无反顾,参加了此次战争。

    一个多月交战,云霄宗联军已经死伤了二十余人。

    二十余人数量虽然小,不过这些修士都是紫府以上的宗门高层。连续伤亡看不见胜利,联军内部已经怨气横生。

    凌霄真人皱眉道:“紫阳宗如今锐气正盛,贸然使用破阵珠还不是时候,我的意见不妨分兵几路,看能不能攻破附近的五阶灵山,分散紫阳宗的精力,让他们首尾不能兼顾,耗一耗他们的精神。”

    周群居见凌霄真人依旧舍不得动用宗门底蕴,马上反驳道:“当断不断反受其乱,既然已经下定决心,就不要扣扣索索,两枚破阵珠一起使用,争取半个时辰

    如果半个时辰能击败灵井山修士,自然可以大量杀伤紫阳宗力量,击毁跨洲传送阵。如果半个时辰之后紫阳宗修士守住了山门,我们就当机立断马上抽身。”

    在外人面前,毫不客气反驳自家大长老,虽然清楚周群芳就是这个性格,不过凌霄真人内心中还是有点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还是分兵试试吧!看能不能让紫阳宗修士分心?”

    明心宗青灵真人摇头道:“不行此计太过冒险,紫阳宗在五阶灵脉之上都有传送阵联通,柳玄烟还藏在附近,一旦贸然分兵,很容易落入紫阳宗陷阱,弄不好恐怕会有元婴丧命。

    如果一定要分兵,让你们云霄宗修士分散行动,我们几个外援坐镇灵井山牵制敌人。”

    因凌霄真人舍不得动用宗门珍藏多年的两枚六阶破阵珠,导致众人浪费了一个多月功夫,飞象、青灵几位真人已经怀疑云霄宗的用心,正因为感觉到这一点,周群芳才毫不客气驳斥凌霄真人。

    联军并不是同一宗门,各自有自己的算盘,他们仅仅是为了报仇才聚集到一起,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利益,内部实际上也有矛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