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九章六阶丹方

    张志玄、青禅两人在云梦城已经是修为最高的高手,他们租凭的洞府每年的耗费就有八千灵石,对一般金丹修士来说,这样的天价根本无力承受。

    不过在张志玄、青禅看来,只要不耽误修行,花在洞府上的灵石仅仅是毛毛雨。

    即使在云梦城数一数二的地方,青禅修炼的灵气依旧不够,云梦城毕竟是五阶上品灵脉,每年还要额外炼化一两枚上品灵石修为才能进步。

    在云梦城修行五年,张志玄两人对这种安稳的修道生活也比较满意,可惜从几位交情不错的修士之口,两人并没有打听到莲花寺的消息。

    本地的金丹修士,仿佛根本没听过莲花寺的名字,至于种植清净莲花的功德池,也是一点儿传闻也没有。

    张志玄找遍了不少杂书典籍,发现西耀州的历史在三万年前明显发生了断代。

    三万年前西耀州修仙界的传闻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西耀州一些顶级宗门,传承大多在一两万年左右,能从三万年前传下来的宗门,仅仅有极少数。

    “传闻三万年前西耀州爆发了极其惨烈的大战,涉及到元神以上修士,莲花寺佛宗道统传承断绝,这一战内部的秘辛只怕深不可测。”

    眼看天色即将放亮,红日即将东升,一缕先天紫气就要生出。

    张志玄摇了摇头,与青禅来到洞府之外的云台盘膝而坐,缓缓的吐纳第一缕先天紫气,修炼蕴气术。

    三百多年修行,张志玄日日都要修炼蕴气术,不敢有一丝懈怠。

    他心中清楚,如果没有得到天书学到了这门法术,自己有可能就是一个平庸的修士,也许就死在了冒险冲关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道法术让他改变了命运,是他生命中最关键的一步。

    张志玄与青禅炼化了第一缕紫气之后,才发现洞府中送来一道传音符。

    青禅随手打开了洞府禁制,只见洞府外面,站着两位中年修士。这两人相貌有**分相似,肤色白嫩,气质有些温文尔雅。

    “柳前辈,我们兄弟今天之所以冒昧打扰你老人家,实在是有一件事希望得到您老人家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见到了张志玄、青禅,这两人立刻跪倒在地,连连磕头。

    这两人来自云梦城附近一个庞大的家族,他们是一对孪生兄弟,哥哥名叫徐天际,弟弟名叫徐天德。

    兄弟两人,皆是金丹修士,徐天际的修为已经金丹三层,他的兄弟徐天德修为更高,已经修炼到金丹七层,这兄弟两人,在附近都算是一方高手。

    徐家有修士万余人,族人千万人口,占据了青莽原边缘大片的领土,家门中除了徐家兄弟,还有一位金丹五层的长辈,在无忧宗附庸之中,已经算是实力最强的几个家族。

    徐家兄弟为人比较大方,几年前就找过青禅炼制高阶灵符,一来二往之间就与张志玄夫妇有些交情,他家的典籍除了根本功法,也大量让张志玄抄录。

    从云梦城的低阶修士口中,张志玄打听到徐家家风还算正派,因为这个因素,张志玄夫妇才愿意与他家相处。

    张志玄上前走了几步,将徐家兄弟拽起来道:“两位徐道友快快请起!有什么事情尽管直言,我们能帮的一定会尽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徐天德道:“最近来了一只青狐妖兽,此妖竟然有极其高明的幻化之术,隐藏在我家将一件祖传的宝物盗走。妖狐已经逃入青莽原深处,这件宝物对我来说事关生死,还请两位前辈出手帮助,徐家一定会倾其所有,重谢张道友。”

    在西耀州,青莽原是与南荒一样的地方,青莽原深处有元神妖修,去这种危机重重的地方,张志玄立刻摇头。“如果是举手之劳,我与青禅也不会推脱,不过青莽原深处凶险莫测,此事只怕爱莫能助。徐道友能不能说说看,到底丢了何种宝物,一定要青莽原深处?”

    徐天德有些迟疑的看了张志玄一眼,挣扎片刻后实话实说道:“是我家祖传的一粒渡尘丹。”

    徐家祖上有一位元婴九层的大修士,这位老祖极其精通炼丹术,曾经炼成了一炉渡尘丹。

    可惜从他坐化之后,徐家修士一代不如一代,四千年前一位祖先行事不慎,差一点让徐家灭族。

    徐家老祖当年炼成了四枚渡尘丹,其中一枚被前代祖先用去,当年的那一场变故,让徐家损失惨重,徐家兄弟这一脉的祖先也是依靠家族密地传送阵,才能携带一枚渡尘丹逃走。

    徐家兄弟祖上迁到无忧宗之后,为了防止仇家追杀,只好改名换姓,因为那一场大战伤到了根基断送道途,他一辈子也没有机会服用渡尘丹。

    此后几千年徐家的发展一直不太顺利,此事也依靠历代族长口口相传,才将秘辛延续下来。

    直到几百年前,徐家才重新有了金丹修士。可是因为地处无忧宗与青莽原缓冲地带,人妖之间多次争斗,三位金丹竟然有两人被重创,唯一有机会结婴的仅剩下徐天德。

    在徐家兄弟的讲述下,张志玄才弄明白了原委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,你们怎么不找无忧宗高手?”

    徐天德道:“首先涉及渡尘丹,我们也有些不敢开口,其次无忧宗与青莽原妖王签订了和平契约,元婴以上修士根本不能进入青莽原内部。”

    看张志玄与青禅不太愿意冒险,徐家兄弟只能加大投入力度。

    “只要柳前辈愿意帮忙,我家有一道六阶丹方,可以交给张道友抄录。这道丹方在修仙界名声远播,是六阶中品的培婴丹丹方,价值之大柳前辈应该清楚。

    我家传承超过两万年,家族秘藏典籍中也有不少上古秘辛,只要张道友愿意帮忙,这些东西我们全部愿意奉上,任凭张道友抄录。”

    徐家兄弟许下的好处,皆对张志玄非常重要,他顿时有些迟疑道:“青莽原深处广阔无际,没有目标想要找人无疑是大海捞针,就算我们想要帮忙,恐怕依旧有心无力。”

    见张志玄有些松口,徐天德脸色一喜道:“如果我们所料不错,这头妖狐应该来自青狐山。青狐山仅有一位六阶狐王,狐王麾下也没有多少帮手,只要柳前辈出手将狐王牵制住,我们兄弟就能抓住妖狐,夺回渡尘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