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二章斩杀魔修

    娄从义见势不妙,不禁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短短的一交手,他就低估了张志玄神通手段,本以为一个金丹八层修士,想不到竟然这样棘手。

    连续施展了两道神通,也没能从张志玄这边突围而出,娄从义瞬间陷入了被动。分化出的几道血影分身也没有起到作用,被柳孤雁、陈云凤等人轻易剪除。

    即使他舍了肉身想要脱困,依旧被青禅用紫阳天火困住。

    娄从义加紧催动血光,两道血箭化成了一道血色灵舟,将他的元婴护住。

    紫色天火熊熊燃烧,将一缕缕血光炼化而去。

    一旦血箭化成的灵舟被紫阳天火炼化,单独依靠元婴,根本不能坚持片刻功夫。

    两道血箭炼化之日,就是娄从义丧命之时。

    修士元婴遁速极快,即使紫阳天火化成了火海范围极大,也没有阻止娄从义元婴突围而出。

    刚刚逃离了天火围困,娄从义心中惊魂未定。

    他刚刚准备加速遁走,一道铃声霎时传来。

    娄从义本身擅长攻击神识,一听到这阵阵铃声,立刻暗道:“不好,是攻击神识的法器!”

    他急忙收敛心神,封闭五感,想要暂时抵挡青火銮的攻击。然后勉强提起法力趁机遁走。

    可惜这稍一耽误,娄从义元婴又一次被紫阳宫灯困住。

    娄从义结婴未久,身上仅有赤血神光箭一件厉害的魔器,即使青禅一人,他就远远不是对手。有张志玄三人帮助,更是寡不敌众,交手时间不长,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程度。

    眼见赤血神光箭被紫阳天火克制,血影渐渐的单薄。娄从义心中清楚,此时此刻已经到了最后关头,再不下决心,恐怕就要死于火海之中。

    他压住了心中忧急,咬了咬牙使用阴魔寄生之法,将本命灵光转化到鼎炉身上,想要依靠这一手逃脱围捕。

    即使失去了肉身、元婴,只要本命灵光还在,就能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娄从义是元婴魔修,自然提前布置了鼎炉。

    在这些鼎炉的识海中,他早已经做好了手脚,只要这些鼎炉有一人活着,他就有可能卷土重来,不过想要重新修炼到现在的修为,恐怕需要二三百年功夫。

    既然来魔云洞猎杀魔修,青禅早已经准备了克制这一手的宝物。

    五百年前她与梁汝圣几次斗法,已经吃过了魔修这一手的苦头,对高阶魔修种种手段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娄从义灵光刚一化出,青禅一抬素手,祭出了一张漆黑色的灵符。

    此符名叫追魂夺命符,是一种五阶上品的灵符,专门克制魔修本命灵光、阴魔寄生法术。

    一旦被追魂夺命符罩住,就如附骨之疽,即使寄生在炉鼎体内,也没有用处。

    这一张灵符,攻击的是修士本命灵光。即使夺舍转劫,也没有用处。

    与一般灵符不同,这张灵符的传承极其稀有,青禅前世得到这张灵符的炼制方法,也是因为机缘巧合,探索了一位上古修士洞府。

    被追魂夺命所化灵光一照,娄从义瞬间惨叫一声,两道赤红色的寸许短箭掉落在地,此人的元婴也化成了虚无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大周随波山王家家主,筑基九层的王元德正在为族人讲道,一道漆黑色灵光瞬间在此人体内化出,这个一辈子都没有离开本乡本土的修士,一瞬间就身死道消,七窍五官变得极其恐怖,仿佛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大周、在南荒、甚至在魔云洞窟,几乎在同一时间就死了十几个低阶修士,这些人的修为皆不超过金丹地步。

    魔修使用阴魔寄身术,会有极其厉害的限制,一旦用在金丹以上修士身上,就有可能遭受反噬,尤其是到了娄从义这种穷途末路的地步,本身极其虚弱,未必能将高阶鼎炉镇住。

    对金丹以上的魔修,他们往往使用血誓之法,将门下弟子一缕本命灵光供奉给界外魔神,让他们面对魔神立下誓言,用这种手段控制门下高手。

    比如梁汝圣的弟子陆少陵就是这样被控制住,就算梁汝圣身死之后,也不得不东奔西跑,复活自己的师父。

    斩杀了娄从义,青禅取出一张灵符将赤血神光箭镇住,然后小心翼翼的将此物装入玉盒封印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魔道法器,虽然威力不弱,有很多神妙之处,不过张志玄几人自然不会祭炼。

    娄从义是魔云洞一脉,谁知道他的法器上有没有被万劫祖师动了手脚。

    现在时间紧急,众人还要抓住机会猎杀魔修,等出去之后众人就会联手用真火将这件魔器炼化,以免此物流落到低阶修士之手,传承下魔道道统,到时候还要劳烦他们去抓老鼠。

    斩杀娄从义耗时极短,还不到一刻钟功夫。

    见时间还长,众人马上去寻找柳灵均,想要故计重施斩杀沈凤娘,再断胡用仇一条臂膀。

    可惜沈凤娘结婴时间更长,保命的手段更足。

    即使柳灵均修为更好、神通也比她超出一筹,也没有将魔女拦住。

    这个魔女,竟然祭炼了一具元婴级炼尸,依靠此物牵制了柳灵均一时半刻,然后抓住机会趁机逃走。

    魔云洞环境对神识的克制比较大,地形又比较复杂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三个时辰中,紫阳宗几人虽然找遍了半个魔云洞,也没有找到沈凤娘、胡用仇。反倒是发现了十几座魔修山门洞府。

    张志玄几人手里没有六阶破阵珠,没有此物相助,很难在短时间内攻破魔修阵法,只能空耗时光,再没有机会斩杀元婴魔修。

    此次能斩杀娄从义,实际上还是借了皇极宗六阶破阵珠之力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此物,单单依靠南荒三宗,未必能攻破双修府阵法,斩杀元婴魔修。

    见时间越来越紧,魔云洞洞口附近已经渐渐有阴风呜咽之声,眼看阴风重起,洞中的魔修立刻大举反攻。

    大周修士要赶快逃走,此时自然放松了对低阶修士的保护。

    短短的半刻钟功夫,就有几十位大周修士死于魔修之手。

    这些丧命的修士,皆是修为不够。

    如南荒三宗联盟这般,有七位元婴修士保护,自然可以轻松的打退魔修的攻击,平平安安退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