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一章破阵

    因魔云洞开启的时间太短,一甲子之内仅仅三个时辰,洞中魔修组织严密互为犄角,六十年一甲子的猎魔会,大部分时候只能斩杀一些金丹魔修,兴师动众往往劳而无功。

    可是猎魔会不举办也不行,一旦让魔修发展壮大,将万劫祖师放出来,对整个修仙界都是要命的事情。

    到时候就算大周十大宗门,也可能因为此事灭门。

    所以每隔六十年一次的猎魔会,不仅仅是青云子余道人两位元神的事情,后面还有大周大大小小许多宗门。

    为了带走云阳洞天,临近飞升的云阳真人施展了大神通,将这座洞天与界外沟通,这就导致此地的环境非常特殊要命。

    一旦进入魔云窟的元婴修士太多,万劫祖师也有法子同归于尽,将魔云窟打穿一个窟窿。

    到时候天外异火、界外罡风接踵而来,没有地仙一脉根本传承,这座洞天福地很快就会被罡风消融。

    到时元神以下修士大多要丧命,罡风、异火涌入,方圆几十万里都将不适合人类生存,所以青云子、余道人一次性也不敢派遣太多的元婴来魔云洞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因素,青云子、余道人也不敢逼迫太狠。

    一旦将万劫祖师逼到了绝路,这个烂摊子也要他们收拾,闹出了这样大的因果,到时候恐怕更要命。

    青云子、余道人是元神修士,寿元在六十甲子以上,还能转劫重生,有足够的时间与万劫祖师耗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运气好,几千年中南崖州有人炼成元神,一人用**力定住魔云洞,一人在天外堵窟窿,一人入洞斩杀万劫祖师,三位元神联手就能斩除万劫祖师这个祸根。

    要不然就只能等青云子飞升仙界之时,仙灵之气入体那一刻神通大增,也能趁机斩杀魔修,灭绝魔云洞道统。

    可是修仙界飞升的修士极其稀少,几万年来可能只有一两人。

    青云子虽然是这一代修士中最杰出之辈,飞升上界的机会也就不足五成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极快,眨眼之间阴风已经逐渐减弱。

    阴风一停,上千道遁光迅猛绝伦的冲入魔云洞。

    张志玄一行十一人,已经是一股强大的力量,再加上皇极宗十人,整个魔云洞之中,他们这一股力量最强横。

    皇极宗与胡用仇是老仇人,双方在魔云洞已经爆发了五六次冲突,皇极宗修士三个甲子之前就找到了双修府驻地。

    跟着宇文弘,不用紫阳宗修士寻找,一行二十余人直接杀向了胡用仇洞府。

    为了祭炼魔刀,胡用仇邀请了魔婴修士两人帮助他守洞。

    四位魔婴修士依靠阵法,就算是皇极宗倾巢而出,也很难在三个时辰内攻破大阵。

    可惜他漏算了皇极宗这次的决心,来参加猎魔会之前,宇文弘就从宗门府库中,取出了三枚六阶破阵珠,一定要阻止胡用仇将魔刀炼成。

    三道黄光在地底炸裂,让双修府依为臂助的防护阵法瞬间失去了大半作用。

    这三枚六阶破阵珠一旦祭出,立刻搅动了地脉。大阵失去了地脉之力,双修府剩下的百余位修士,很难与皇极宗、紫阳宗联盟抗衡。

    双修府魔修之中,大部分都是紫府修士,金丹以上的魔修仅有不到二十人。

    这十几位魔修金丹,修为高低不同,即有白龙道人这些金丹九层修士,也有刚刚结丹之人。

    反倒是皇极宗、南荒联盟之中的金丹修士,这一次出战皆是精挑细选,修为最低的张志玄也金丹八层。

    张志玄根基浑厚,一路修炼根本没用外物就突破到金丹境,本身的法力、神识已经不弱于假婴修士,再加上紫阳天火符威慑,真实的战力已经不弱于陈云凤。

    十余位顶级金丹,战力已经超过了双修府徒子徒孙。

    时间宝贵,三个时辰之后洞口就会刮起阴风。

    入洞之前,众人就想好了策略,一定要集中优势的力量,斩杀一位双修府元婴。

    伤其十指,不如断其一指,这个道理不问自明。

    胡用仇是元婴九层,自然有无数手段保命,即使青禅恢复到前世的本领,与宇文弘联手也未必能斩杀此人。

    所以此次的目标只能对准沈凤娘,娄从义两元婴。

    沈凤娘炼成魔婴已经三个甲子,修为也提升到元婴二层,娄从义结婴不久,手段不如沈凤娘高明。

    只要以优势的力量第一时间围住两人,她们就很难逃生。

    护山魔阵瞬间被破,双修府众人脸色大变,胡用仇见势不妙,立刻携带未炼成的化血魔刀选择了逃遁。

    胡用仇一走,宇文弘三人立刻催动遁光,雷厉风行的追赶此人。

    柳灵均则杀向了沈凤娘,飞星宗、无相宗三元婴则负责抵挡双修府两位援兵。

    张志玄、青禅、陈云凤、柳孤雁四人合力,从四面八方围住了娄从义。

    魔修都是阴险狡猾之人,没有果断阴狠的性子,他们也很难从地老鼠的环境中生存。

    见阵法瞬间被攻破,上至胡用仇,下至紫府小魔,纷纷选择了分散逃遁。

    见到三四位敌人从四面八方围上来,娄从义自然不会硬碰硬。

    眼看形势凶险,娄从义心中一狠,猛地隔断了一条臂膀,化出了几道血影,从四面八方飞遁。

    十几道血影一模一样,根本本辨不清主次。

    为避免魔修逃走,四人只能立刻出手,放出七八件法器,攻击这些血影。

    也许见张志玄修为较低,从他这一面扑来的血影就有七八个。

    只要他稍微招架失误,就有可能让血影逃出围困。

    面对七八道血影扑来,张志玄丝毫不乱,他双目中紫气一闪,用天眼宝光术找到了血影的真身,同时放出了紫气玄罡,将这道罡气化成了一堵厚厚的气墙,顿时挡住了上下翻飞的血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张志玄立刻祭出碧焰针,碧焰针化出了一道蓝光,狠狠的扎入了娄从义真身。

    娄从义本想找个软柿子突围,没想到张志玄的神通手段已经不弱于半步元婴。他修行先天紫气功法,对魔修还有很强的克制作用。

    娄从义心中一狠,直接舍了肉身。

    一道血光带着一个赤色的婴儿,瞬间刺向了紫气玄罡,想要突破紫气玄罡的控制逃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两道血箭接踵而至,瞬息之间,紫气玄罡之上已经出现道道裂痕。

    见张志玄遇险,青禅急忙将紫气的玄罡放出,将张志玄从头到脚罩住,然后一拍头顶,祭出一盏紫色铜灯,铜灯之上放出了大片的紫火,将娄从义元婴困入紫火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