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九章元神高手

    眼看又到了一甲子阴风散尽之时,魔云窟附近已经聚集了七八位元婴高手。

    这些元婴皆是大周本土修士。

    因余道人、青云子诏令的缘故,大周高阶修士都要轮流来魔云窟猎杀魔修。

    修炼到金丹期之后,所有的大周修士一个不少都要参与轮换,金丹修士每隔六个甲子参加一次猎魔行动,元婴修士的间隔更短,三个甲子之后就要出手。

    大周元婴四百多人,每到了猎魔之时,参战的元婴就有百余人左右。

    张志玄一行十余人赶来后,马上引起附近修士的关注。

    “看几位道友面生的很,好像不是来自大周。”一个宫装女修性格热情,见张志玄等人沉默寡言的等了几天,率先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梦瑶仙子贵人多忘事,百余年前我们还打过一次交道,我用黄云果与你换了一块万载玄冰。”纪三阴去下了阻挡神识的斗笠,淡淡的笑道。

    白梦瑶声音鱼儿柔软,十分的动听,容貌娇媚艳丽,很容易让人呵护,可惜此女确实元婴中期的高手,修为比柳灵均都超出一筹:“原来是飞星宗的纪师兄,这些人应该是纪师兄的同伴了,也不知道是那一宗的朋友?”

    张志玄、任天穹等人自我介绍了一下。听闻他们都是南荒元婴,白梦瑶好奇的问道:“你们是南荒宗门,没有来魔云窟猎魔的义务,何必来这种地方弄险?”

    来魔云窟猎魔,并不是完全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青云子、余道人都是元神修士,自然可以破界而出,至天外收集九霄罡玉。

    只要你斩杀了魔道元婴,就可以找镇守魔云窟的元神老祖兑换结婴灵物。

    张志玄等人来魔云窟,并不完全是为了九霄罡玉,最主要的因素还是为了给丹阳宗修士报仇。

    如果对丹阳宗灭门之事不追究,魔云窟之中大大小小的魔修就会将南荒百宗当成后花园。这些人不停的捣乱,就算高阶修士长了几条腿,也会被搞得不胜其烦,不仅耽误修行,还会拖慢宗门发展的进度。

    一旦再来一个瘟道人马兴岳这样的人物,一次性就能搞死几百万凡人,这种损失就算紫阳宗这个南荒第一大宗门都很难承受。

    白梦瑶点头道:“传闻双修府府主胡用仇要炼制化血魔刀,需要用大量高阶修士血祭,前段时日齐元化道友就截住了一些双修府魔崽子,解救了十几个紫府小修。你们的仇人很可能是双修府。”

    纪三阴眼神一亮问道:“白道友对双修府如此了解,不知道胡用仇此魔好不好对付?”

    白梦瑶道:“魔云窟之中有四位元婴九层的绝顶高手,胡用仇就是其中之一,此人麾下还有两个元婴帮手,算是魔云窟之中最狡猾最棘手的魔头。

    魔云窟之中地形复杂,有无数通道,你们进入后千万不能分开,更不能延误时间。

    一旦阴风重起,就要被困一甲子之久。虽然有元神老祖坐镇牵制,万劫魔主不能出手,不过面对上百位元婴魔修围攻,就算是大修士也坚持不住。”

    几人正相谈正欢,青禅忽然神色一动,蓦然扭头向天边望去。

    阴沉昏暗的天空光芒闪动,四五道遁光忽然出现,停在了他们左侧。

    为首一人身材高大,面色红润,可惜却是修仙者中罕见的驼子,此人正是无极宗四长老宫良周。

    当年调查谷成云四人失踪之事,就是此人经手。

    见到了张志玄四人,宫良周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来。体内法力狂涌,正准备抢先出手,忽然想起了此地处境,马上将气头压住。

    虽然摄于元神老祖的规矩,不敢在魔云窟外动手,不过让他平白无故放过张志玄几人,还是很难接受。

    宫良周冷笑一声,神识往外一放,一股惊人的气势冒出。

    一层层罡风瞬间形成,化成了一道道白濛濛的气流,向着张志玄青禅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青禅冷笑一声,将自己的神识同样化出。

    神识化形往往是元婴中期修士才能掌握的神通,青禅虽然不如前世有悟性、有斗法天赋,不过这一世有人护道、根基却打的更牢。

    从筑基开始到凝结元婴,她从没有使用过辅助灵物。即使刚刚结婴,神识法力比元婴三层的修士都超过一筹。

    前世她就是元婴六层修士,斗法神通不弱于元婴九层高手,神识化形之术她早已经掌握。

    一瞬间,两股神识猛烈的碰撞,一股狂风拔地而起,竟然将魔云窟附近的树木连根拔起,将附近的众人团团卷住。

    青禅虽然神识比宫良周弱几分,可是神识化形的技巧却更足。

    一方力强,一方势巧,宫良周虽然稍占优势,可是一时半刻根本占据不到先手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宫良周心中大惊,他是无极宗四长老,元婴六层的高手,而青禅五十年前还是金丹九层,刚刚结婴不久。

    “这人怎么这样厉害,难道此人是柳玄烟转劫?这样一来,事情可能就说得通了。

    莫非姬宣德,杨玄真重创了柳玄烟识海,让她连记忆都保不住?

    还是左狐王给她造成的伤势太重,超出了外人估计?

    左狐王是元婴九层大修士,能击败此人,柳玄烟必然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也许就是识海受创,导致转劫之时连记忆也没有保住。”

    想起了柳玄烟往日的凶名,宫良周不由得有些踌躇。

    即使青禅的修为没有恢复,宫良周也不敢小看她。

    以青禅现在表现出的水准,必然比一般的元婴中期修士难对付,再加上柳孤雁、陈云凤等帮手,就算无极宗这个强大的宗门,不调动一半的力量,根本无力报仇。

    宫良周心中清楚,谷成云四人是因为寻仇被杀,此事无极宗也不占理。

    为了给四位金丹修士报仇,打一场死伤无数的战争,一旦损失元婴修士,他这个主持开战的长老也不能承受。

    就在宫良周左右为难之际,一道金雷从天而降,直接打在了挑起冲突的宫良周头顶。

    宫良周急忙放出罡气地域,却发现毫无用处,金雷一闪而过直接打在了宫良周身上,让他当场摔倒在地,四肢躯干不断的踌躇。

    这一道金雷收放自如,能轻松制住宫良周,却没有让他受太重的伤势,比一雷打死他难度更大。

    随手一道雷法,能让元婴六层修士丑态百出,必然是元神老祖出手。

    眼里不揉沙子的元神老祖,估计坐镇魔云窟的是青云子这个决定高手。

    见到宫良周这种丑态,青禅不由得有些后怕,悄悄地退入人群之中,藏在张志玄身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