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一章白费心机

    拿到筑基丹的丹方后,张志玄接着问道:“丹阳楼中有没有玄英玉髓出售?”

    他这次来宋国,还答应为魏伯寒寻找玄英玉髓,这种等级的天才地宝,整个宋国几乎只有丹阳楼有可能出售。

    白孟元道:“张道友我们也算是熟识的朋友,我就跟你实话实说了,这种突破境界的灵物就是我们要出售,也根本轮不到道友插手。”

    张志玄奇怪的问道:“为何时不时能听到一些风声,说贵店偶尔会出售一些玄英玉髓?”

    白孟元说道:“那些风声都是故意放出来的,为了吸引其他国家修士来丹阳楼购买灵物。宗门内部的玄英玉髓也根本不够用,怎么可能随便向外贩卖这种灵物。”

    张志玄清楚,玄英玉髓这种灵物深埋于地下,伴生于各种灵矿之中,青玄宗控制下的各种灵矿七八种,每隔百年大致能出产一块玄英玉髓。

    自从夺取潮音山灵石矿后,从这座灵矿中青玄宗已经找到了一块玄英玉髓。后来为了拉拢梁老祖,这块玄英玉髓就成了魏伯寒加入宗门时的礼物,靠着这枚玄英玉髓,魏伯寒也开辟了紫府。

    见丹阳楼买不到玄英玉髓,张志玄只能选择罢手。

    从白孟元那里出来,张志玄与青禅马上离开了玉章城,刚刚离开了玉章城的禁法范围,二人就风驰电掣的飞遁而走。

    就在张志玄二人离开的时候,一个年纪苍老的筑基期修士上前几步,悄悄的对白孟元说道:“白师叔,此人既然向你打听玄英玉髓,足以说明身上携带足够的灵石。要不要通知何周二位师伯,神不知鬼不觉拿下此人。此人出身小宗门,就是失踪在外面,也未必有人能为他做主。”

    玉章城中,丹阳宗驻守三个紫府,除了紫府三层的白孟元,还有紫府八层的何易安、紫府四层的周良泰两位城主。

    听了老年筑基不怀好意的话,白孟元冷冷一笑道:“古风尧,我知道你与周城主关系莫逆,但是你要知道你吃的是丹阳楼的饭,心也向着丹阳楼。想要人不知、除非己莫为。即使你今天除掉了张氏夫妇,青玄宗不敢报仇难道还不能大肆宣扬。

    我们丹阳楼有这种好名声,无数前辈修士都做出了巨大的付出,一旦名声坏了,你就是花百万灵石也很难挽回。如果一笔十万灵石的生意我们就搞鬼,那么虞国、郘国这些国家的修士还怎么敢来我们宋国交易。宗门每年损失的灵石,何止十万计数。

    一旦消息泄露,让宗门知道了是我杀人夺宝,败坏丹阳楼的声誉,蔡师伯、牛师伯都要来杀我的头。

    我知道周良泰对你有救命之恩,他的儿子也修炼到筑基九层,只差玄英玉髓就能开辟紫府。见到张氏夫妇离开,你想让他发一笔横财,用来凑足兑换玄英玉髓的善功。

    但是我今天要告诉你,此事决不能动手,如果张氏夫妇出了意外,我就要向蔡师伯、牛师伯禀告,等宗门执法殿来人你们向牛师伯解释吧!

    此事我绝不参与,你们也不能破坏规矩,如果让我知道了,等你的就是执法殿修士,寒髓洞中自然也会有你一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寒髓洞是丹阳宗处罚的一处禁地,里面阴寒之力浓郁,即使修炼阴寒功法的修士,也感觉寒意刺骨。

    这座古洞中出产寒幽冰魄,这是一种五阶以上的灵矿,对丹阳宗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

    寒髓洞环境特殊,普通凡人根本不能进入,宗门想要开采矿脉,只能让违反门规的修士出手。

    这种地方环境恶劣、危机重重,开采寒幽冰魄的人手,十个修士有八个都会变成寒髓洞中的尸骨。

    一想到寒髓洞的可怕,古风尧瞬间就瑟瑟发抖。他悄悄地从丹阳楼退出来,马上赶去了周良泰的洞府。

    古风尧将事情原委加油添醋的说了出来,周良泰神色烦躁的来回度了几步说道:“既然白师弟不愿意配合,此事暂且作罢!”

    古风尧抱怨道:“周师伯你与白师伯相处多年,对他几乎处处让一手,到了纯厚师兄开辟紫府的最后关头,他不帮忙就算了,竟然还要插手护着外人,也不知道此人如此迂腐,如何修炼到这一步?”

    周良泰叹道:“如果不是纯厚年纪已经不小,已经容不下第二次失败,为了宗门大局,我也不会走这一步。白师弟说的不错,此事一旦泄露宗门执法殿必定不会干休。不过只要我们将事情的首尾处理好,然后给青玄宗一些压力,他们这种小宗门未必敢跟我们对着干,此事也未必会走到最后一步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白师弟不愿意配合,还说出了这样绝情的话,这件事情还是罢手吧!”

    从丹阳楼泄了底,张志玄心中对白孟元等人也防了一手。

    离开玉章城之后,张志玄估计绕了一个大圈子,看能不能引出背后的人手。

    青禅体内有紫阳天火,就是金丹后期的修士只要敢袭击她,也很难从紫阳天火之下活命。有这么大的一道后手,二人的底气实际上很足。

    结果因为白孟元的极力反对,周良泰也不敢违背门规动手,张志玄的准备也毫无用处,反而平白无故耽误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见没有人上钩,张志玄也是白费心机,二人只能原路返回了虞国领土。

    此去宋国为了等待寒玉芝成熟,花费了七年功夫,如果不是二人安放在黑山的魂灯完好无损,只怕寒烟已经忍不住出门寻找了。

    二人回到虞国后,没有先回黑山,而是返回了青玄宗,将十万灵石归还了魏伯寒。

    此去宋国没能买到玄英玉髓,魏伯寒心中也有些失落道:“事已至此,只怕是独鹤机缘不够了。”

    张志玄将白孟元的原话告诉了他,魏伯寒才知道原来丹阳楼也很少出售玄英玉髓,传到虞国的大部分都是假消息罢了。他们这些购买玄英玉髓的修士,身上必然携带有大量的灵石,如果去了各种资源非常充沛的宋国,自然会出手购买各种灵物。

    所以宋国丹阳楼修士就故意不去澄清,反而借着各种真假难辨的消息吸引大量的修士来到丹阳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