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三章两头怕

    “张道友说笑了,我们家虽然要迁去江口郡,但是我也可以将灵脉卖给别人。即使别人顾忌你们张家不敢出手,我也可以在九桦山留下几个胡家人来恶心你们。”

    胡伯玉年纪超过二百岁了,脸皮早已经练得皮厚心黑,说出来的话也非常直接,并不好听。

    “雇佣散修杀人不是胡家的专利,我们在南荒也能雇人。”张志玄眯着眼睛,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胡伯玉听了这话,眼神经精光一闪,可是很快就冷静下来,毋庸置疑的说道:“张家是能够雇凶杀人,可是青玄宗追究下来,一旦拿到了证据,你们家就要破家灭门。如果吴像帧这样说,我还可能有些担心,但是你们张家,还没有这个胆量这样干的。

    你以为你这样干了,我们在青玄宗会没有人追究?”

    胡佩瑜被人夺舍的事情张志玄并不清楚,对胡家张志玄是最忌惮的,因为从潮音山一战的结果来看,胡佩瑜的神通明显远远超过吴泗蘅。

    所以听了胡伯玉这番话,张志玄也没有反驳,因为他知道胡伯玉说的是实话,胡伯玉只要在九桦山留下三五个修士恶心人,张志玄并没有办法占据这座灵山,也不敢真的雇佣散修杀人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敢在南荒动手斩杀胡伯仁,也是因为背后有吴泗蘅做后盾,有吴泗蘅顶住了胡佩瑜的压力,张吴两家的筑基期修士才敢动手杀人。

    眼看胡伯玉一定要一笔灵石,否则就宁愿损人不利己恶心自己,对于这种后面有大靠山的老家伙,张家也不能来硬的,所以除了破财之外,也没有别的办法拿回九桦山。

    张家控制的灵脉,除去九桦山已经有三条,家族的修士也分散在三条灵脉之中,从现在的情况来说,最少在百年之内,家族修士是不会缺乏灵脉修行的。

    但是灵脉培养花费代价很大,从一无所有培养一条三阶灵脉,需要花费一万灵石,对任何一个家族来说,灵脉都不嫌多的。

    即使现在不缺灵脉修行,但是占据了九桦山,张家将来也能培养更多的修士,壮大家族的底蕴。

    两家六十年来两次冲突,张家虽然死了二十多个修士,称得上损失惨重,但是胡家的胡伯仁也死在了张志玄手中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胡家的损失更为惨重,毕竟他们死的是筑基期修士,培养一个筑基期修士的难度远超二十个练气期修士。

    张志玄稍微想了想,决定还是拿出一笔灵石,让胡家人搬走,以免以后与胡家人纠缠不清。

    “胡道友想要多少灵石?我希望道友不要狮子大开口,你知道的我们家暂时不缺灵脉,九桦山也只有我家一个买主,别的修士都知道这座灵山有主人,不会轻易接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培养一条灵脉需要一万灵石,九桦山上还有测灵台,修筑一座测灵台也要五千灵石,再加上我们还在九桦山开辟了二十亩灵田,仅仅是花的成本,就超过了两千灵石。

    不算山上的房屋精舍,仅仅这座灵脉的价值,就超过了一万七千灵石。反正我们要离开了,测灵台这种建筑也搬不走,九桦山这座灵脉我们就便宜的卖给你们,张道友只要拿出个零头,九桦山就让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见张志玄答应出钱,胡伯玉心中松了一口气,放下了心中的担心,也没有狮子大开口。

    如果这座灵脉不是夺自张家,价格上是非常优惠的,几乎连半价都不到。

    但是九桦山上的一切,都是张家花费了很大的代价才建设起来的,再拿这么一笔大钱赎回来,让张志玄觉得非常气不顺。

    但是实力不如人,张志玄也只能忍气吞声,他现在能做的只是与胡伯玉讨价还价,尽量少付一些代价拿回九桦山,以免节外生枝惹出其他麻烦。

    实际上胡伯玉也是麻杆打狼两头怕,谁都知道,九桦山是张家的灵脉,张志玄在潮音山出尽了风头,一看就很不好惹,除非是傻子,没有人愿意花钱购买九桦山这座灵山。

    如果在青玄宗之内没有紫府修士撑腰,你今天购买了九桦山,一旦胡家人离开,张家马上就会打杀上来,面对三个筑基修士,上百个练气修士的围攻,普通的散修根本保不住小命。

    自从知道女儿被夺舍之后,胡伯玉的内心中也不知道青玄宗到底能给胡家多大的支持。

    这一次迁移到江口郡,实际上就是他先试探一次胡佩瑜。

    没想到胡佩瑜的支持力度相当大,竟然在江口郡为胡家要到了三阶上品的灵脉。

    要知道胡家就是有紫府期修士的时候,在吴国也不过有一条三阶上品灵脉,这一次如果能在江口郡定居下来,也算是恢复到了胡家鼎盛时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从胡伯玉的想法看,胡佩瑜只是不想表现出任何异常,想要扮演好一个胡家人,内心与胡家并不亲近,要不然就不会出手斩杀魏麻子等人。

    当年在吴国的时候,为了一起逃难,胡家与魏麻子他们都有非常不错的交情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些胡家的好朋友,竟然全部死在了胡佩瑜手中,所以对这个青玄宗内的便宜女儿,胡伯玉内心中并不相信。

    胡伯玉老奸巨猾,虽然内心底气不足,但是脸上却非常沉稳,张志玄也并不清楚内里的详情,他只清楚的知道,胡佩瑜对胡家是非常关照的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胡佩瑜当靠山,胡家人怎么敢在台城郡搅乱风雨,随便打破台城郡修仙界的平衡。

    “胡道友,我们家刚刚在潮音山投入了一笔大钱,实在没有力量满足胡道友的胃口,胡道友还是另请高明吧!”

    虽然张志玄内心已经愿意花钱买回九桦山,但是该有的讨价还价还要继续。

    他不清楚胡佩瑜夺舍的详情,但是他清楚的知道,张家是九桦山唯一的买主,如果张志玄不愿意出钱,胡伯玉就只能将九桦山砸在手里,恶心张家人了。

    同在台城郡,对张家每年的收支胡家也稍有了解,知道他们家扭转亏空时间还短,据说为了拿出培育潮音山灵脉的灵石,张家还动员了家族修士大规模摊派灵石。

    就是现在赎回九桦山,张家也榨不出多少油水。

    但是九桦山与西河坊,胡伯玉不会轻易放弃,能榨出多少油水就要榨出多少,虽然张吴两家一家穷,另一家横。

    但是只要去了江口郡,没有了直接的利益冲突,张吴两家就会慢慢淡化与胡家的矛盾。

    毕竟这一次胡佩瑜的神通,张吴两家的修士全部见到了,就是吴泗蘅,内心中也大为吃惊,对胡佩瑜也是忌惮万分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