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破阵

    郭家父子先后身死,王玄客等人混进坊市后,他们这伙人已经损伤了差不多十人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一度造成极大的混乱,但是并没有如他们所愿,轻而易举的偷袭成功,大量杀伤西河坊的驻守修士,里应外合攻破防守阵法。

    虽然实力最强大的吴家修士已经被牵制在阵法中,但是其他四家的驻守修士也有四五十人,仍然在激烈的抵抗。

    因为张孟泉的提前报信,其他四家的驻守修士也几乎提前预警,虽然被偷袭杀死了七八人,但是剩下的众人仍然在奋力抵抗,死死的牵制住了这些黑衣修士。

    至于坊市中占据绝大多数的散修,除了大部分四散奔逃,逃离了西河坊市之外,还有一部分想要浑水摸鱼,悄悄的潜入坊市中的店铺,想要获取一些修仙资源。

    另一小部分参加西河小会的本地修仙家族修士,因为与五大家族相交多年,已经是五大家族的附庸。他们在权衡利弊之下,也纷纷出手,帮助交好的家族。

    眼看,情况越来越不妙,王玄客心中顿时大惊。

    这一次出手,死伤已经不小,甚至超过前几次。

    前几次因为有筑基后期的魏麻子出手,除了攻打九桦山遇上使用四阶灵符的张乐乾之外,他们的人手几乎没有太大的折损,三次抢掠也不过死了二十余人。

    今天坊市的阵法还没有破除,就死了十余人,眼看张孟泉等七八个敌人已经腾出手来,王玄客顿时心惊胆裂,如果阵法外的三个筑基期修士不能破阵,他们这些练气修士几乎要损伤殆尽了。

    经过了刚才的血战,张志玄等人已经有了血染的教训和经验,相比血战之前,他们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。

    张家七八个修士一拥而上,全部围攻一个敌人。

    他们七个张家修士,有修为很高的练气九层张孟泉,也有两个练气后期修士,两个练气中期,两个练气初期,一旦决定围攻一个对手,敌人就很难抵挡,顷刻间就会落败,就在王玄客心慌意乱之中,就又死了两人。

    此时王玄客等人也被各自的对手缠住,很难抽调三四个人手阻拦。

    抽调不出大量的人手,就很难阻挡张志玄等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其余三家驻守修士也看清楚了局面,他们纷纷使出压箱底的手段,不求杀伤敌人,只是全力牵制对手,不让他们集结起来。

    面对越来越不利的局面,王玄客几乎没有任何对策,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三个筑基期修士身上。

    眼看情况越来越不利,张志玄他们每杀一个人,就能腾出一部分力量,坊市的守备力量就壮大一些。

    如果王玄客等人全军覆没,坊市中的修士就能腾出手来,依靠阵法之力帮助吴像源,到时候即使何老道、魏麻子他们多上一二个筑基同道,也很难短时间打破阵法。

    等附近几家修仙者听到消息赶来增援,只怕魏麻子、何老道等人也很难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筑基期修士已经神识外放,尤其是筑基后期的魏麻子,他的神识已经能放出七八十丈远,即使被挡在了坊市外,但是坊市中的情况他依然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眼看坊市中抵抗激烈,魏麻子脸色一黑说道:“何老道,如果你再敢偷懒,我们师徒就要走了,反正我们都是孤家寡人,里面的人也与我们无关。”

    何老道脸色一变,流露出几分肉疼之色,他有些不情愿的拿出一个圆珠法器,然后轻轻一抛,就将这件法器丢入到阵法中间。

    这件圆珠法器正是三阶上品的一次性法器破阵珠,这种法器价格昂贵,虽然只能使用一次,但是价格已经超过三级上品的顶尖法器。

    除非修士之间大规模战争,平日的小冲突很少用到这种战略性法器。

    破阵珠这种法器能震动地脉,破坏阵法的根基。

    加上阵法外何老道三人的力量已经远超吴像源等人,坊市阵法的失守已经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阵法中的吴像源看见这件法器,顿时脸色大变的说道:“是破阵珠,不行了,坊市守不住了,大家分散突围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吴像源就祭出飞剑,朝着坊市西边急速飞去。

    何老道刚刚使用了价值高昂的破阵珠,此时脸上一阵肉疼,马上破空而起,追赶着价值最大的吴像源。

    魏麻子师徒二人也纷纷出手,砍杀阵法中的练气期吴家修士。

    张志玄等人正杀的兴起,只听见一声动地山摇的巨响。

    张孟泉脸上一怔,顿时回想到了三十年前。

    三十年前在九桦山,魏麻子等人就使用了一枚破阵珠,轻易击破了九桦山的护山大阵,然后一拥而上,杀死了大量的张家修士。

    要不是族长张乐乾当机立断,马上祭出了四阶灵符击伤了魏麻子,压下了魏麻子等人的嚣张气焰,张家众人几乎就要全军覆没,自己也难以幸免。

    依靠四阶灵符的威慑,张乐乾才能护着众人逃离九华山,返回了芦山祖地。

    仅仅休养了三十年,张家又遇上了一场劫难。

    张孟泉定了定神,压下了心中的慌乱大喊道:“是破阵珠,阵法守不住了,大家快走,分散突围,能走一个算一个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张孟泉就率先离去,没有任何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张孟泉一走,剩下的众人顿时失去主心骨,马上四散狂奔,眨眼间就跑得一干二净,从四面八方逃离了坊市。

    张孟泉等张家修士,因为早已经解决了敌人,暂时没有对手,根本没人阻拦。

    即使一些失去了好友亲族,与他们有仇的黑衣修士,也很难马上击退敌人,出手阻拦。

    修士速度极快,即使是练气期修士,短距离爆发也远超常人,一瞬之间,张家众人已经脱离了坊市,消失在茫茫荒野之中。

    张家修士一逃,剩下的坊市驻守修士也马上惊慌失措,想办法逃散。

    一盏茶工夫,魏麻子师徒就杀死了吴家驻守阵法的修士,然后开始屠杀坊市中的驻守修士。

    无论是家族修士。还是本地散修,都难逃魏麻子的毒手,凡是想要浑水摸鱼的散修,也纷纷被魏麻子师徒找到,全部杀死在坊市中。

    魏麻子等人进来后,马上镇压了抵抗,众人速度极快,纷纷搜寻坊市中的店铺,清点战利品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时辰,何老道就解决了元气大伤的吴像源。

    这些黑衣修士配合默契,将各种修仙资源分分门别类,仔细的清点了一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早已经潜藏在百里外的胡家修士,也乘坐着巨大的灵舟,来到了西河坊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