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坊市大战四

    郭童山已经七十余岁,从体力、精力、元气上都走了下坡路,他虽然修为高已经练气八层,可是被五个修士围攻,仍然压力大增,也有些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他御使着两件法器,一柄二阶上品飞剑抵挡着三四件二阶中下品法器,另一件红色旗幡悬浮在空中,放出一道道红光打向了众人,让张志玄五人不停的躲避,扰乱他们的节奏。

    张志玄五人虽然同一家族,可是相互间配合也不娴熟,几乎算是各自为战。

    郭童山先与张孟泉斗法,接着与张家五个修士争斗,法力的消耗已经很大,加上他年纪较大,元气已经不如年轻人充足,御使法器之时已经稍有迟缓。

    “都用灵符攻击,郭老狗已经法力不足了。”张志玄平日心细如发,马上发现了倪端喊道。

    二哥张志文性格莽撞,城府也不深,他是性情中人,听了这番话脸色一狠,马上从腰间取出三四张灵符,身上法力一点。

    三道灵符直射郭童山身上。

    几个练气初期修士也毫不节省法力,纷纷从腰间取出灵符,眨眼间十几道灵光先后射向郭童山。

    为了杀伤张家修士为自己的儿子报仇,郭童山心中一狠,从腰间取出一张灵光闪闪的兽皮,兽皮上铭刻着神秘莫测的花纹,看上去就非常不凡。

    这张兽皮是郭家早年的珍藏,郭家当年在吴国也是筑基期家族,因为参合进去玄素宗内部的纷乱,斗争失败后被迫远离家乡。

    他们家族的筑基修士也死在逃亡途中,家族修士也仅余七八人。等来到虞国之后,因为缺少修仙资源,几个练气初期、灵根不好的修士也先后放弃修炼,融入到凡人中间。

    郭童山几人则先后参加过三次大规模劫掠,抢夺了一些灵石,维持住了自己的修为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也曾经几次遇险,可是仍然咬牙坚持下来,没有使用家族传承的宝物,把这枚三阶下品的灵符保存至今。

    此符名叫金光护体符,是三阶下品的灵符,一张一次性的灵符价格就超过二百枚下品灵石。

    这枚三阶灵符,能够抵挡筑基三层修士的一击,郭童山只要使用六分之一的法力,就能成功祭出这一道灵符。

    即便他的法力与筑基修士相差甚远,并不能完全发挥出这道灵符的威能,但是只要发挥出灵符二三成的效果,其威力也颇为不俗了。

    郭童山手中法力一用,灵符放出一片金光,金光化为一个巨大的护罩,眨眼间十几张灵符被金光完全溶解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郭童山操纵飞剑悄悄一转,闪电般刺向不加防护的张志文身前。

    飞剑毫不用力,就扎进了张志文胸膛。

    张志文修为不算高,性格也比较莽撞,但是此人耐力不俗,毅力也非常坚强,远超一般修士。

    他为了学习炼器术,也先后学过几个辅助法术,其中一个名叫血炼术。

    这一道法术,能够使用修士的鲜血,炼化修士藏在法器中的烙印,非常适合处理来历不明的法器。

    家族以前也经常性从散修手中收购一些有修士烙印的法器,这种法器因为有其它修士的烙印,一般只能以较低的价格出手。

    大多数散修也没有消除烙印的手段,所以只能卖给坊市中的修仙家族,来换取一些有利修行的资源。

    张志文在坊市中多年,干的就是炼化法器烙印的工作,他虽然被飞剑扎穿了胸膛,可是胸中却起了一股凶顽之气。

    眼看心脏破裂,已经不可能活命,张志文竟然凶狠的抓住胸口的飞剑,他运转全身的精血,使用血炼术炼化郭童山刻在飞剑中的精神烙印。

    飞剑中的烙印被人炼化,郭童山脑袋一痛,差一点把持不住,三级灵符上的金光也有些暗淡。

    他强忍住脑中的剧痛,心中发狠猛的御使飞剑。

    最终因为郭童山法力远超张志文,加上这柄飞剑一直在他的御使当中,飞剑在张志文胸口一阵跳动,将张志文的肉身绞成稀巴烂。

    张志文虽然身死,可是因为他的血炼术,郭童山的飞剑也有些操纵不灵。

    先后四个家族修士死在郭童山之手,张志玄四人顿时心中大恨,几人仿佛打红了眼。

    纷纷从怀中有掏出了几张灵符,直接射向了郭童山。

    四人刚刚从自家坊市店铺中出来,已经将坊市中大部分资源带在身上,每一个人身上,都装着二三十张灵符。

    四人已经完全杀红了眼,一定要杀死郭童山,因为法器不强,所以发动了一次次灵符攻击。

    顷刻之间,几人已经释放了四五十张灵符。

    这种完全不要成本的做法,效果自然极好,三阶灵符虽然厉害,但是因为郭童山法力不足、修为也低。

    所以并不能发挥出应有的威力。

    先后被几十张低阶灵符击中,金光护体符很快黯淡下来,妖兽皮毛制造的符纸也顷刻间碎裂。

    张志玄早已经等待机会,一见金光护体符消散,他马上祭出飞剑,轻轻的在空中一闪,就直接击中了郭童山。

    飞剑在郭童山脖子上一划,就割断了他的喉管,一股鲜血顿时喷洒出来。

    郭童山几乎来不及留下遗言,就当场身死。

    四人杀死了郭童山,张志玄在郭童山腰间摸了摸,发现一个储物玉盒,他马上把玉盒收起来,然后捡起了掉落的旗幡法器,众人来不及休息,纷纷杀向了其他几人。

    此时,张孟泉也轻松的解决了对手,他的对手只有练气七层,法器品质也远不如他,虽然拖住他一段时间,但是张孟泉仍然比较轻松的取得了胜利。

    众人腾出手来,一拥而上,几乎顷刻间就大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不到半刻功夫,就先后结束了战斗,将郭家修士斩尽杀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