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坊市大战二

    因为坊市中有了张孟泉这个参与了三十年前九桦山之战的幸存者,西河坊市的筑基修士吴像源提前发现了这些预谋抢掠的散修,没有被人家打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吴像源马上开启了西河坊的防御阵法,并且发出传讯符通知了本家修士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孟泉也通知了其他几家交好的家族,让他们早做打算。

    坊市中发出一道蓝色的灵光,一层层灵纹将西河坊保护起来,很快坊市中摆摊的散修发现了异常,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,一言不发的飞快离开坊市,开始向四处逃穿。

    早已经潜伏进入坊市的王玄客、郭童山等人也马上察觉了气氛不对,郭童山迅速释放了手中的三阶传讯符,马上开口道:

    “情况不对,马上动手。”

    三阶传讯符价格昂贵,每一张都要二三百灵石,这种灵符速度极快,而且能发出明亮的红光,迅速的将情报传送出去。

    一道红光急速飞向了天空。

    早已经躲藏在坊市外的何老道、魏麻子三人很快收到了传讯符,他们马上在坊市十里外出现,朝着西河坊市杀来。

    三位筑基期修士破空而来,眨眼之间就来到了西河坊前。

    他们祭出手中的法器,狠狠的斩在西河坊的防御阵法上面。

    三人之中,魏麻子筑基后期,何老道筑基中期,魏麻子的徒弟也有筑基初期修为。

    幸好魏麻子伤势没有痊愈,要不然三人刚才联合一击,就可能击破阵法,杀到吴像源之前。

    成功挡下了三人一击,吴像源脸上没有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吴像源筑基时间不长,只是筑基二层修士,与魏麻子的徒弟相差仿佛,相对于魏麻子三人,面对任何一个对手,吴像源也未必能够有胜算。

    幸亏提前有了防备,吴像源已经集合了八个练气期修士手持阵旗辅助自己,要不然刚才那联手一击,就有可能让他法力大损、元气受伤。

    何老道三人御使法器,连续不断的攻打阵法,牵制住了坊市中最厉害的吴像源。

    三人之中,虽然魏麻子修为最高,可是他因为伤势严重,并不能使出全力,反倒是何老道的威胁最大。何老道经验丰富,修为超过了吴像源不少,他的每一击,都让吴像源非常难受,勉强支撑着局面。

    就在吴像源牵制了三个筑基修士之时,混入坊市的修士也马上出手,意图制造混乱,里应外合攻破坊市的防御,以最小的代价攻入坊市中间。

    张志玄等家族修士刚刚收拾好了灵石、灵丹,马上打开了大门,一拥而上冲出去杀向了王玄客等人。

    张孟泉对这些人印象很深,所以张家修士目标很明确。

    整个百草轩中,共有张家修士十三人,其中练气后期的修士有三个,练气中期的修士四个,剩下的六个都是练气初期。

    “一起出手,先打灵草阁前面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张孟泉毫不犹豫,率先祭出一柄翠绿飞刀,然后又祭出了第二柄黑色飞剑。

    十几个张家修士,顷刻间就纷纷放出法器,七八个件法器一股脑全部斩向正要制造混乱的散修身前。

    六个练气低阶的修士法力不足,也纷纷释放了几张灵符,火球术、冰箭术、土牢术,木刺术等种种法术一触即发,眨眼之间就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位准备制造混乱的修士双眼一瞪,顿时惊慌大乱,他急忙释放了护盾术,给自己加上了一层护盾,然后祭出一个黄玉葫芦。

    葫芦上喷出一股股黑烟,将自己完全笼罩在里面。

    这位修士年纪已老,修为也较高,已经有练气八层,护盾术的效果也颇为不凡。

    但是面对十几个张家修士的围攻,眨眼之间护盾就被击穿。就连黄葫芦释放的黄烟,也被十几张灵符炸的消散。

    他还来不及逃跑,就被张孟泉等人斩为肉泥了。

    张家的十几个修士已经组织起来,在张孟泉的指认下,他们往往一拥而上,击中力量斩杀一个对手。

    就靠这样的战术,他们很快就击杀了三个敌人,缴获了一个二阶中品葫芦,一个二阶上品储物玉盒,一个二阶上品飞刀,还搜刮出了十几张符箓,可惜这些符箓等级比较低,大部分只有二阶下品。

    这些抢劫西河坊的修士,大部分都是四五十以上的年纪,修炼的时间已经较长,普遍的修为已经有练气后期。

    他们因为成功抢掠了三次,身上的法器普遍不错,甚至比张家修士这个筑基期家族还好一点。

    杀伤了三个练气后期的对手,张家的十几个修士没有一人受伤,就在张志玄暗中得意之时。

    在坊市中制造混乱,杀戮抢劫的王玄客几个领头的修士已经察觉到异常。

    他们几乎没有商量,配合默契的分出四五个修士,纷纷祭出法器,朝着张孟泉等人打来。

    这几人中,为首的一人张孟泉也认识,正是扎根在本地三十年的郭童山。

    郭家是最近几十年迁来台城郡的小家族,家族中间只有六七个修士,不过他家的修士年纪较大,修为也比较高。

    郭童山年过七十,年纪比张孟泉还大一些,因为家族力量衰弱,没有灵脉修行,他们只能使用灵石修炼。

    就是大门派的核心弟子,也不可能源源不断的炼化灵石提升修为,更不要说郭童山这些修仙界最卑微的散修了。

    在台城郡的十几年,虽然先后抢掠了三次,郭童山这些人的法器不错,可惜修为还比不上年纪不如他大、灵根不如他好的张孟泉。

    四道剑光朝众人杀来,张孟泉一马当先,率先祭出法器拦下了两道,剩下两个张家练气后期修士也各自拦住一道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稍微松一口气的时候,一道黑光瞬间射向张志玄。

    张志玄虽然练气六层,可惜大部分学的法术都是辅助法术,他先后学习了蕴气术、定身术、轻身术,聚灵化雨决、金针术与控物术,并没有学习防御法术。

    他虽然继承了一些父亲的遗产,加上家族提供的一些资源,可是法器也只有有限的几件,没有一件防御法器。

    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偷袭,张志玄脑子一慌,根本来不及躲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