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一章 割蛋蛋

    老实说,墨镜男说的可能,也不无道理,但是苏白真的很难接受这个结果,自己怎么可能在一年后就早就死了呢?

    休息了一段时间后,鸭舌帽抬起头,他的眼睛很小,跟鹰隼一样,散发着一抹精光,这是一个很自负的人,同时,也是一个很没原则的人。

    鸭舌帽先看了看苏白克隆体,然后看了看那边的苏白跟墨镜男,最后,目光在郑月跟羽绒少女身上逡巡了一遍,羽绒少女跟郑月也回了一个了然的眼神,听众之间的交流,有时候真的很简单,一个眼神,一个肢体动作,大家也就都懂了,因为这种情况下所交流的,最多的,其实还是利益。

    解决掉最后一个克隆体,然后等下出现的机缘,或者叫“羊肉”,就我们三个人分了吧。

    鸭舌帽手指一伸,直指苏白,飞轮在空中划出一道黑色的弧线后化为三道罡风,呼啸而下,直接冲向了苏白,之前其实鸭舌帽本打算趁热打铁的,但是墨镜男克隆体来了个回光返照,把鸭舌帽的节奏给打乱了。

    苏白这个时候也有些紧张,这种紧张,很特别,也很矛盾,因为自己的克隆体,想要杀的人里面,肯定也有自己在,但是他又不愿意看见自己的克隆体就这么被砍瓜切菜似得弄死,当然,更不愿意证实这个克隆体其实本就是死的。

    在鸭舌帽动手的时候,郑月跟羽绒少女也一起跟进,有了第一次对墨镜男克隆体的经验,让他们这次的配合更加的默契跟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只是,还没等郑月祭出飞剑,还没等羽绒少女布置下结界,鸭舌帽的飞轮直接洞穿了苏白克隆体的身体,轻轻松松地切割下了苏白的双臂、头颅,以及双腿,直接把苏白克隆体削成了一个人棍。

    “噗通……”

    苏白的头颅滚落在了地上,依旧闭着眼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墨镜男有些意外地提了提自己的眼镜,“你还真已经死了?”

    苏白自己也有些拿不准,因为他根本就感应不到克隆体身上的丝毫气息,从一开始到现在,艹,恐怖广播不至于玩这样子的一个乐子吧,真的认为自己活不了多久所以故意弄个死人出来恶心自己?

    毕竟之前的调侃如果变成现实的话,那真的是很让人无语,甚至是有些过于恶趣味了,就算是恐怖广播的审美,也不至于无厘头到这种地步吧。

    不光是苏白跟墨镜男很吃惊,郑月、鸭舌帽以及羽绒少女也都脸部抽抽了一下,有种一拳砸进棉花里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

    鸭舌帽的飞轮在此时飞舞起来,直接像是剁肉酱一样切碎着苏白克隆体的血肉,一时间,血肉飞溅,苏白克隆体直接变成了一地的肉泥。

    苏白下意识地向前走一步,看着鸭舌帽: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墨镜男在伸手用手悄悄地拉了拉苏白,提醒道:“这只是你的复制体,不是你,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鸭舌帽脸上露出了一抹玩味和狰狞之色,扭过头看向质问自己的苏白,“这里,没你说话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郑月跟羽绒少女虽然不喜鸭舌帽碎尸,尤其是当着本体的面碎尸的举动,毕竟,这里面的挑衅意味实在是太浓重了一些,换做谁也受不了,但是她们二人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站在一边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苏白冷笑一声,指了指鸭舌帽:“前不久,刚有人这么和我说过话。”

    你们,这些蝼蚁!

    蓝琳自杀前歇斯底里的怒吼仿佛此时在苏白脑海中回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,请你滚开。”鸭舌帽松了松自己的脖子,飞轮主动飞向了苏白,在苏白身边开始盘旋起来,这是**裸的打脸跟威胁。

    “真当融合了本命武器就天下无敌啊,也不撒泡尿看看你自己什么德性。”

    苏白一把推开了身后拉扯着自己的墨镜男,左手长出了五根黑黢黢的指甲,毫不犹豫地攥住了飞轮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鸭舌帽冷哼了一声,带着一种不屑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飞轮继续旋转,切割着苏白的手指,一时间,苏白整个左手的血肉全部离散,只剩下了一只白骨。

    然而,苏白连眉头都没皱一下,继续用自己的骨节卡着飞轮,紧接着,他整个人向鸭舌帽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郑月皱了皱眉,事情,有点不对了。

    羽绒少女也是微微抬头,要内讧了么?

    同时,郑月跟羽绒少女对视了一眼,两个人在犹豫是不是要在这个时候先一起帮鸭舌帽把苏白给解决掉,如果五个人里注定要发生内乱的话,那倒真的不如尽快发生同时尽快结束掉,只是,仅仅是这样子的一个理由就要主动站出来生死相向,苏白的举动跟选择让郑月以及羽绒少女有些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一同难以理解的还有墨镜男,当然,还有鸭舌帽,只不过鸭舌帽不介意先杀死苏白,他其实在第一个任务被苏白抢了头彩之后就一直看苏白不爽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其实就是苏白的性格,飞轮还在不停地旋转,一阵阵钻心的疼痛自掌心位置不停地传递到脑海中,却没让苏白退缩,然而让苏白内心之中的暴戾气息更加浓郁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妈的主线任务,

    去******恐怖广播设定,

    去******要好好活下去,

    敢在老子面前这么剁我复制体的血肉,

    敢这么肆无忌惮地羞辱老子,

    老子也不会让你好过!

    墨镜男叹了口气,他不知道苏白为什么要这么冲动,同时,他也看见了郑月跟羽绒少女也下意识向这里靠拢过来,知道那三个家伙已经达成统一战线了,墨镜男也就断了要帮苏白一把的意思,默默地站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做什么;

    这个时候,没落井下石直接在苏白背后射一眼其实已经算是墨镜男够意思的了,毕竟听众之间的关系,你真的不能要求太多,不给你背后捅刀子已经算是一种真爱了。

    苏白自然也看见了郑月跟羽绒少女的动作,也自然清楚自己一个人对上这三个人会是什么下场,但苏白不在乎,真的不在乎,就如同一个普通人被人当着面故意拿你的照片乱踩一气一样,发怒,那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然而,

    就在这时,

    一道清脆的声响忽然传来,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,

    是一种阴森冰冷到极点的气息,让在场所有人的灵魂在此时都情不自禁地颤栗起来。

    那一片肉泥在此时开始蠕动起来,四散在外面的也开始不断的主动汇聚起来,仿佛每一片血肉都带着极大的智慧跟自主性一样。

    “他没死!”

    郑月当即发出了一声娇喝,手中本来即将指向苏白的飞剑在此时拐了个弯,直接冲向了那一片肉泥,

    “火舞!”

    郑月的飞剑上雕刻着一只金乌,在此时,金乌像是活了过来,飞剑上下也一下子火焰翻飞,伴随着飞剑一同扎入了肉泥之中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火花四溅,隐隐约约间传来了阵阵轰鸣声,所有的血肉在此时都完全的点燃也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羽绒少女这时候走到郑月身边,她们二人的注意力已经从苏白身上挪开了,现在完全放在了复制体身上。

    而鸭舌帽也看向了那边,他下意识地手掌一挥,企图召唤回飞轮,然而苏白更狠,双手抱着飞轮,宁愿看着自己的血肉飞溅,也不松下去丝毫。

    “给你脸不要脸!”

    鸭舌帽当即怒了,直接向苏白冲过去。

    大火之中,血肉却没烧焦也没变色,依旧慢慢地继续蠕动着,似乎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变化,反而是郑月自己面色骤然一变,嘴角溢出一缕鲜血,同时双手掐印,将飞剑收了回来,于飞剑剑端位置,染上了一层黑色,本命武器受损,自然会导致郑月自己也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羽绒少女见状,也不再犹豫,皮鞭伸展出去,化作了一个粉红色的圈,上面有着一串串的骷髅,狰狞无比。

    然而,羽绒少女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,她布置结界的时间已经够短的了,但是也就是在这刹那间,那些血肉像是忽然蒸发了一样消失了踪影,

    不见了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本命武器和我心意相连,你用这种本办法想要夺下我的飞轮是不可能的,算了,我也不和你废话了,既然你急着投胎,我就送你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鸭舌帽周身一道雷电闪烁,发出了赫赫惊雷之音。

    苏白双臂位置,已经几乎完全是白骨了,飞轮还在不停地旋转着,切割着,苏白的眼眸也在此时化作了血红色,那是疯狂之色,那是恣意之色,彻彻底底的歇斯底里之色!

    苏白不觉得痛,也不觉得疼,更不会因为距离自己的死期临近而有什么哀怨悲伤,这一刻,他其实很平静,仿佛是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传出,苏白整个人被横扫出去,飞轮飘浮在了半空中,

    鸭舌帽忽然一愣,因为这不是他的力量,他还没近苏白的身呢,

    一只洁白的手以一种很优雅的姿态扣住了飞轮,

    飞轮当即停止了转动,上面也结了一层冰,如同被冰封起来一样,

    紧接着,

    鸭舌帽只感到一阵风自自己身上吹拂过去,

    飞轮也回归到了他身边,

    不过,

    飞轮只是轻轻的在鸭舌帽裆部位置划过,

    同时,

    在恰好经过裆部位置时,

    解除了冰封,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带着俩蛋的子孙袋,恰如其分的被切割了下来,

    落在地上时,

    发出了一声很结实的响声。

    “叮咚……”